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在比利时的奇葩生活

在比利时的奇葩生活

作者:谈客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比利时的政府官员不贪,你想送几个美元去办事,没人收。但是,你的事送不送礼也没人给你办!

作者:欧阳 | 来源:欧阳的博客

我在欧洲生活了将近20年,其中在比利时生活了十二年。用一句崇洋媚外的话说,我羡慕比利时人,羡慕人家的清闲,人家生活得那么舒服,那么富裕有钱。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都吃着五谷杂粮,欧洲也有丑陋的一面,所以我这篇主要是想写写,我眼中丑陋的比利时人。

欧洲人是这样描述比利时人的,如果要把灯泡拧在挂在棚顶的灯座上,比利时人是这样做的:他们踩在一个高高的凳子上,用手抓紧了灯泡,当然不是用手拧紧灯泡,而是抓着灯泡,整个的身子在凳子上转,把灯泡拧进了灯座。如果比利时人的鞋带松了,他们会把一只脚搭在凳子上,另一只脚踩在地上,然后系紧鞋带,所不同的是,他们系紧的,不是踏在凳子上的那只鞋的鞋带,而是踩在地上的那只脚上穿着的那只鞋的鞋带。

比利时人,就是这么个喜欢把事情办得蛮拧的民族。

比利时是一个小国,总共才一千万人口,三万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家庭,打架打得不亦乐乎。比利时的南部,是说法语的瓦隆人;比利时的北部,住着弗拉芒人,说弗拉芒语。

当年法国强大的时候,在比利时的南部投资建厂,支撑着比利时的经济,瓦隆人扬眉吐气了:既然俺挣钱,比利时的国语就只能是法语,不会法语,您就别想找到好的工作,说弗拉芒语的弗拉茫人,就不得不被压迫得像个孙子,受歧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从七十年代开始,重工业不断的萧条,效益越来越低,第三产业作为现代化国家的标志,成了经济的主体。北方的弗拉芒人,搞运输的,做买卖的,制药的,当律师的,全都神气起来了,比利时的经济转向了北部。

现在轮到弗拉芒人挣钱了,奶奶的,当年你们说法语的是怎么欺负俺爷爷的?弗拉芒人开始反攻倒算了,弗拉芒语必须是比利时的国语,会弗拉芒语,你在比利时就能找到很好的工作,弗拉芒语,成了比利时中小学的语文必修课,你不会,怎么毕业?

害得我在比利时上中学的儿子,明知道如果不想在比利时发展,弗拉芒语根本就没有什么用,也得学,也得背单词,学不好学不深还不行呢。儿子经常抱怨说,那个破弗拉芒语,语法比法语还难,不该挨在一起的字母偏偏挨在一起了,学得你脑袋大一圈,也得学。

由于历史的原因,弗拉芒人普遍都会说法语,但是你如果到了比利时的北半部,你最好别说法语,人家烦,说法语买东西都不爱搭理你。要是想用法语卖东西,管你什么货,保你碰一鼻子的灰。领着中国的团组到北边去参观工厂,我们公司有现成的法语翻译,人家不接待,你派英语翻译,德语翻译,什么翻译都行,就是不要法语翻译!

有一次领着国内的一个市长去拜会北部的一个市政府,心想作为一级政府,总不能也参与狭隘的民族争斗吧?政府要促进民族团结啊,结果把人家觉悟估计高了,去了两个法语翻译,人家政府官员根本就不说法语,不接待。最后还是花钱找了一个弗拉芒语的翻译,死贵,人家才同你对话。

政府的文件,全是弗拉芒语,带回中国能不能找到翻译是你的事,但是不用法语是人家北方政府的原则,如果政府都狭隘到语言纠纷里面去了,民族团结还能有戏?所以今年伟大的比利时,因为民族的纠纷,几个月没有国家政府,地球还照样转着。比利时人就是那么狭隘:俺是小国人,小家子气,你爱咋咋地!

比利时的政府部长,是双数配置的,一半人说法语的,一半人说弗拉芒语的,各百分之五十。可怜那国王,只能有一个,所以他必须既说法语,还得说弗拉芒语,才能得到全国人民的爱戴。

如果你和比利时的政府机关打过交道,保证你回国以后无比热爱我们的政府部门。比利时的政府官员不贪,你想送几个美元去办事,没人收。但是,你的事送不送礼也没人给你办!

都说在中国办事难,盖章多,可俺不怕,不就是章多吗?俺一个衙门一个衙门的拜还不成吗?俺盖一个不就少一个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你是我的露珠,我是你的叶脉:一对法国情侣的凄美爱情故事

  

下一篇:我是一名假肢技师:那个年轻、高帅富的病人的故事

  

本文标题:在比利时的奇葩生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98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