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西雅图的程序猿:让我看到这个群体的另一种可能

西雅图的程序猿:让我看到这个群体的另一种可能

作者:谈客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在公司通讯录上的头像则是和小宝宝一起玩的照片,为了和太太一起照顾小宝宝,七点上班,四点下班。

文/慕明 | 授权发布 | 原标题:西城无故事之二——今雨(本文有删节)

北京的秋天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蓝得令人目眩的高远天空,被嘹亮的鸽哨划破,是无论行至何方,也难以忘怀的景致。而西雅图则是个有三百天雨季的城市,夏日的暖阳在九月中旬就会为初秋的冷雨让路,直到次年四月,大大小小的水洼中会存储下无数城市倒影的碎片。穿行于其中的人们,往往不以为意,只要不是瓢泼大雨,翻起兜帽就神色如常。

和加州一样,因为有大型科技公司总部驻扎,穿着牛仔裤,T恤帽衫的年轻人在街头出现的比例很高,比起纽约中城普遍的商务便装(business causal)让人觉得自在很多。认识的新朋友们,也大多是和我一样的程序员,在大公司“搬砖”的“码农”是也。提起程序员,旁人的态度似乎是两个极端,在美国的同学一听说是学计算机的,第一反应几乎都是,啊,你们太好找工作了!稍微关注一点互联网和软件业界的,则会被各种高薪的传说,一夜暴富的新闻引导,得出你们收入很高之类的结论。

而在国内,相对于美国来说是个买方市场,程序员竞争激烈,工作压力较大,连圈内都流行着三十岁还在写代码就混得很失败的说法,早日爬上管理层,甚至转行才是正道。拜各种小段子所赐,在圈外人眼中,程序员的形象往往都是不修边幅的宅男,为了给代码捉虫(debug)熬得黑眼圈浓重,即使跟他谈谈生活与艺术,也会被迅速归一化为有限时间内可解的程序问题。女程序员则是不折不扣的女汉子,面目平淡,言语乏味。

起初我还有些郁闷,想去纠正别人眼中的标签化印象,渐渐也习惯于以搬砖码农自居,虽然还打不过流氓,毕竟也的确写得了代码。而在西雅图认识的程序员朋友们,则让我看到了这个多少被误读的群体的另一些可能。

进公司的时候,正是两年前的夏末,为了让我尽快熟悉开发流程,老板让已经工作六年的R君带我一起完成一个新项目。R君是美国人,身材削瘦,面目清癯,一头亚麻色的乱发,语速飞快,似乎是典型的程序员形象。

R君结婚不久,“你知道,结婚了是会有点麻烦……” 每次他不得不中断讨论,接起太太打来的电话时,总是会半是抱怨,半是歉意。他的太太是位端庄的金发美人,明眸皓齿,线条圆润,照片放在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R君在公司通讯录上的头像则是和小宝宝一起玩的照片,为了和太太一起照顾小宝宝,在大部分人习惯于十点上班,七点下班的公司里七点上班,四点下班。每每看到他早早地走向电梯,疲惫中带着点期待的样子,都会想起宠溺我的老爸,用自行车带着我从幼儿园回家,在夕阳下穿越半个北京城的情形。

后来整部门做过一次问答游戏,当问到“对于你来说什么最重要”的时候,未婚的年轻人答案千奇百怪,也有“睡眠”这种无可挑剔的正确答案,而大部分已婚的同事,答案都是家庭。那时才了解,R君的态度在这里并不是少数。

国内软件与互联网行业这几年在飞速发展,长期加班工作成为一种常态,甚至有些公司启用了近二十年前的单休日制度;努力工作,事业优先的氛围加上国内巨大而尚未成熟的市场,的确造就了不少令整个世界侧目的辉煌业绩,但也牺牲了无数在个人生活中难能可贵的片断。而美国的节奏相对缓慢,即使是互联网这种急剧变化,每天都有新挑战的领域,工作与生活的平衡(work life balance) 也是从业者和公司都非常看重的方面。坚持对生活本身的尊重,而不是让路于升职,年终奖所带来的成就感,应是这里的工程师的普遍心态。

与R君熟稔之后,也会聊起工作之外的话题,时常就会在代码审查(code review)的间隙停下来,听他讲他在院中手植的日本红枫(Japanese Maple)昨天已经有一半变色,少许返青,好像是杂花生树,却没有草长莺飞。正是R君的启发,让我开始关注西城和周围山林的草木。R君还是个烘焙爱好者,每年秋季都会在附近的农场亲手挑选采摘十多磅黑莓,熬成黑莓酱,用于制作黑莓派和各式蛋糕。我开玩笑说,什么时候也尝尝你的手艺,R君却一脸认真地说没问题。

第二天一早到办公室,满满一玻璃瓶封装好的黑莓酱和一小块黑莓派已经躺在桌上。四月间的藤萝花饼大概永成遗憾,九月末一块美式家常做法的黑莓派,虽然没有三熏三晒的香片茶作伴,却也让人有了含英咀华的感觉。

比起饮茶风俗从土耳其一直绵延到英格兰的欧陆,美国的茶饮实在是乏味,更不要跟有千年传承的亚洲相比了。即使是传说中源出正山小种的伯爵茶(Earl Grey),放入速冲茶包一排排码在公司的茶水间里,好像也显得无趣了很多。无法以茶会友,只好以酒代茶,没有项目截止的周五下午,S君总是会探头探脑,挨个办公室地询问,嘿,来点啤酒吗?

S君是约旦和波兰的混血大男孩,也是在美国读完研究生,比我早一年进入小组。欧美男生在这个年纪一般都已告别了年少的影子,线条分明的脸型可能在二十年内都不会有什么改变。而还戴着牙套,穿着球衣的S君经常会被酒吧老板认作高中生,非得出示ID才能买酒。公司没有打卡制度,刚来的时候我习惯八点上班,S君听了,露出虎牙狡黠地一笑,“很快就会滑到另一个时段的......” 果然过不了三个月,已经是九点上班了,过了半年,变成了十点。S君则是常常十二点才拎着午餐出现,一直呆到晚上九点,叫个披萨外卖当晚餐。

即使这样,S君还是经常抱怨很困,因为他在家里有个小小的音乐工作室,夜晚结束工作后创作演奏,通常要凌晨四五点才入睡。第一次打开他甩过来的演奏视频链接,是雅尼作品的电音钢琴版本,着实吓了一跳,白天在电脑键盘上飞速敲打的手指切换到钢琴上竟然如此完美流畅,情感丰沛,后期混音也近乎专业,视频留言里的专业钢琴家用了“惊人”(phenomenal)这个词来评价。

问他是不是从小就受过严格的古典音乐训练,他笑着说连五线谱都不太会读,弹琴的手势也不标准,都是一边听着耳机,一边挑出来不同乐器的演奏部分,再自己分别录制合成的。门外汉如我,除了感叹不愧是来自肖邦家乡的天赋英才,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妈的传奇故事,一个不甘于平凡的东北妇女

  

下一篇:什么是“穷人思维”

  

本文标题:西雅图的程序猿:让我看到这个群体的另一种可能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96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