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超心酸!一辆夜总会外出租车的故事

超心酸!一辆夜总会外出租车的故事

作者:谈客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没想到淼淼,也就是老李的女儿,站直了身子整了整衣服,指着老李就骂:“老流氓,他妈的你以为给钱就是爷啊!”

作者:营造师 | 授权发布 | 原题:夜总会外的出租车

老李部队出身,一身火爆脾气,在老家打跑了老婆。那年离婚后只身来到北京,夜里一点,coco夜总会门外的霓虹灯闪得老李睁不开眼。老李横着身子就进了夜总会,踢开了一间间包间的门,从里面拽出了一个女人,他的女儿。抓着她的头发扔到夜总会门外。老李的身板,那些小西装笔挺的保安都怵他三分。

没想到淼淼,也就是老李的女儿,站直了身子整了整衣服,指着老李就骂:“老流氓,他妈的你以为给钱就是爷啊!”老李一时没反应过来,让淼淼操着还略带生疏的京片儿把眼前这个满眼血丝的汉子,数落成想空手套白狼的老不正经。没等骂完,经理带着一伙人围住了老李,老李来北京的第一天就吃了一顿揍,被打趴在女儿的胯下,直不起腰。淼淼知道这一闹又白干了一个月,啐了口唾沫,又赶紧换上一副娇媚样给经理赔不是。

我是在医院病床上听老李的故事,同样作为一个女儿,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这条汉子,我很同情。老李的腰椎伤得不轻,十天半个月的还下不了床,他又是一个人在这住着,我自然就多承担了点任务,帮他每天打饭。老李开头的几天总是躺着愣神,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布满血丝,嘴唇总是在哆嗦。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气得直哆嗦。

整整一个星期,他一句话都不说,只有我来送饭的时候对我点点头。那天照例去送饭,我跑到自己食堂特地捡了几块肥肉,这医院的病号饭实在填补不了老李这身板,老李接过饭盒就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

“这么多天麻烦你了,小路。”

“应该的。”

老李狼吞虎咽着,我就在床边等着收饭盒。

老李拿袖子擦了擦嘴,跟我一五一十说了上面发生的事情。如果只是这天晚上的事情,那如果淼淼现在站在我面前,我都有勇气扇她两个巴掌。但等到老李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我听完前前后后完整的故事,心里产生了变化,而每天在他床前,他仍旧自顾自嘀咕,老婆跟人跑了,女儿做了婊子这些话。

老李部队转业到地方当了个小厂长,每天在外面吆五喝六神奇活现,沾染了一些不良习气,回家拿老婆当沙包打,女儿淼淼吓得不敢在家待着,造成后面的后果也是迟早的事。当然这是我作为一个旁听者,比较客观的概括,但在老李嘴里,这些根本不叫事。

我一个大男人,难道整天在家跟两个娘们做针线活玩,要不是我在家混得好,我老丈人能把他闺女倒贴我做媳妇?

你知不知道,我他妈是最后一个知道我女儿来北京做了婊子,想到我都臊得慌,这两年没少被人笑话。

老李的口气一直很硬,从头到尾好像都是那对婊子的错。我听腻了老李日复一日的说辞,尤其他总在最后一句加上,要是生了你这么好的女儿该多好。我逐渐懒于送饭,甚至刻意回避进他的病房。后来负责的护士也告诉我,这个老李,逢人就重复他那做婊子的女儿和老婆。我告诉她,这人活该,最好赶紧滚蛋。

老李一定也看出了我们对他的改变,不久便知趣地自己办了出院手续走了。其实医院里总不缺这些人间喜剧,无非都变成了护士间茶余饭后的笑话。

下一回再碰到老李没想到是在急诊室,还是坐着警车来的,时间不过隔了一个月。送过来的几个人都伤得不轻,其中陪着过来的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我猜就是淼淼,但淼淼趴在另外两个受伤的年轻人身上痛哭流涕。我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这天老李拄着拐竟在护士站找到了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身边真实发生的最可怕的事情

  

下一篇:贫穷,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

  

本文标题:超心酸!一辆夜总会外出租车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94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