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江湖子弟江湖老

江湖子弟江湖老

作者:谈客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丑丑翻出一瓶高粱白酒,端了一碗土豆丝放在他家的缝纫机台上,来吧,咱们结拜啦!

作者:丁麟 | 授权发布

我有一个很好的兄弟,穿开裆裤就一起混的那种好,叫丑丑。

七岁那年冬天,我在丑丑家玩,一起玩的还有高总和后来成为我妹夫的三狗,玩得高兴,我们决定义结金兰,结为异姓兄弟。

那天丑丑爹妈不在家,只有他一个十三四岁的表哥过来串门。丑丑从橱柜里翻出一瓶高粱白酒,让他表哥帮忙打开,端了一碗上顿剩下的土豆丝放在他家的缝纫机台上,倒起四盅高粱白,手一挥,说,来吧,咱们结拜啦!

一口高粱白咽下肚,感觉一条火线顺着喉咙往出窜,连忙吃一口土豆丝压着,吃完再来一盅。那时候用的是那种小酒盅,一口一盅正好。

丑丑的表哥一直在旁边笑眯眯地为我们斟酒,大概是以一个大孩子的心态,看这群小屁崽子胡闹出丑。

等一碗冷土豆丝吃完,那瓶高粱白已经快要见底。因为喝得快,酒劲还来不及上头。

没说什么“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没焚香跪拜天地,就是一瓶高粱白,一碗冷土豆丝,我们四个连少年都不能算的儿童,完成了结拜仪式。

结拜酒喝完,我们就拎着木棍豪情万丈地去沟里滑冰。穿过村子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像梁山好汉一样嚣张。

后来我们在滑冰的时候酒劲发作,四个人全部醉倒,躺在小河边的大石头上,觉得自己在背着整座山沟旋转。

再后来,全村人都知道了我们四个人一瓶高粱白、一碗冷土豆丝结为兄弟的事情。一直到现在回到老家,还会有人笑着提起这件事。

结拜前后我和丑丑的相处模式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依旧是每天一起刨土坑,用自制的弓箭追着别人家的老母鸡射,跟村里别的小孩打架,有时候我们俩之间也会打起来。

每次我和丑丑打架都以失败告终。一般是我趁着他不备打他一拳或者一棍子,转头赶紧跑,然后被他追上来掀翻在地,打上几拳。于是我俩便暂时决裂,各回各家。往往第二天一大早,便能听到丑丑在我家大门外叫,晓勤我来找你玩了。我假装听不见,丑丑便一直在外面叫,一直叫到我妈对我说,丑丑叫你跟他去玩呢,我才原谅他,出去跟他一起玩。

等到我们都上小学的时候,丑丑家从原来离我家五分钟路程搬到了离我家一分钟路程。于是我们每天便一起上学放学。那时候我们村分为前村后村,上村下村,我和丑丑都是下村的,高总是上村的,三狗是后村的。

上村和下村的小孩经常发生战斗,我打架不行,但是我会讲故事,下村的小孩都喜欢听我讲故事,于是我就变成了下村的头,丑丑是大将,本来是上村的高总,后村的三狗,也都加入我们的阵营。丑丑打架很猛,在跟上村的战斗中,往往由他一人冲锋陷阵,一口气打哭好几个,后来村里的小孩都服我们。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们在中年时终于有勇气去面对童年的遗憾

  

下一篇:我们在选择职业的时候,到底在选择什么

  

本文标题:江湖子弟江湖老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92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