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狐狸姐姐

狐狸姐姐

作者:讲故事的人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可是我对她的感情已经是从感激变得爱慕。我要和村里的这位少妇,肆意温存。告别痛苦。告别孤独,只为幸福。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时常吃村里老中医开的一味奇药:女人胎盘。这位非正规的自号老中医的人吹牛说,此药正是治疗我囟门不闭合,走路不灵活的妙药。

有人劝他不要太高调,所谓吹嘘他可以治疗孕妇怀女可变男之类的绝不可信。老中医始终没有改掉自己吹牛的毛病,称其为医不自治。

那时候我走路十米,必须停下喘息,全身无力。经常被小伙伴讥笑我鸡鸡小。哭着捂着裤裆跑开,穿过条条阳光,走进丛林的树荫里,独自地喘息。因此我很小就开始不穿露裆裤。

我在寂静的悲伤里,看着自己的小鸡鸡,默默地对他说,小弟弟,长吧。快长吧。

村里的产妇又送来胎盘,这是第三个孩子的胎盘了。其他的都被我吃完。我早已习惯了腥味,早已习惯了她看我时眼睛里的暧昧。她偷偷着抱起我,告诉我我是她的儿子。我是她胎盘养大的儿子。

她生的全是女儿,被丈夫公婆打骂欺负。我是她扭曲的眼神里最后的精神支柱。她早已习惯运用自己的现实扭曲力,来把我想象成她的儿子。

那时候村里放露天电影。她偷偷把我从人群里拉出来,在村头黑暗的麦秸垛里,敞开怀给我吃奶。我友好地拒绝了,怎么可以这样给我开小灶,补充身体营养,提高体力。可是她让我盛情难却。黑暗中的奶香,胆怯又激烈的动作里带着慌张。我看不见她散乱头发下的模样,只是告诉她我爱她。

胎盘含有多种激素,常吃的我也变得超级早熟。虽然鸡鸡依然微小如初。可是我对她的感情已经是从感激变得爱慕。我要和村里的这位少妇,肆意温存。告别痛苦。告别孤独,只为幸福。

她的背上有丈夫烟头烫的伤,她的肚子上,有开光的符印保佑她下胎是儿子。

几天后,我为她上坟,为她喝农药自杀感觉悲伤。她是我第一个爱的人。少妇控是不是天生,还是我对她的感情只是早熟期的懵懂。不知道,我在她坟前哭着,晕了过去。醒了再哭。我的身子骨没有崩溃,全依仗她胎盘的营养和治疗作用让我撑住。

我看着一轮圆月挂在天,星星眨着眼。我看见圆盘一样的蓝光体漂浮在我眼前。和她生前描述的一样,她也见过这种奇怪的蓝色盘子。

那些蓝光照在坟头,照在我的身上。我感觉无数的光芒犹如章鱼触角,在我的身上触碰又缩离。

坟头间一个身裹白衣的女子遮挡了我的光。她扭头的时候,我看见她毛茸茸的脸,有些尖的嘴,发出悦耳的少女声,告诉我她要为我遮挡,这光。

等蓝盘渐渐消失不见,她扭过头来,和我说些话儿,看看我的那话儿。问我多大几岁。我倾情为她讲述我先天不足的故事。她告诉我她是一只千年的狐。刚才吸收的来自星际的温度。可以让她事半功倍,功力大增,离狐变成人更近一步。

她为了满足我的希望,反身过去为我挖坟头的土。她和我初次见面,相聊甚欢。就好像我幻想中的姐姐般合拍。她把少妇的尸体呈现在我的面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做美发厅学徒的那些日子

  

下一篇:泡妞辅导班

  

本文标题:狐狸姐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9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