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做美发厅学徒的那些日子

我做美发厅学徒的那些日子

作者:讲故事的人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执意让我剪,鼓励又期待的大眼睛让我无法拒绝。空气中噼里啪啦全是小火花,我的心跳加快。

在美发厅做学徒,每天只能做洗头工,老师根本不让我给客人理发。我的手指全部都泛白裂口,沾水就特别痛。

很多电视台的主持人,模特还有大老板的女儿或者年轻媳妇过来,闭着眼躺在那里,我忍着痛,为她们洗头。无论胸多么大,躺下看起来就小一些。

等到下班的时候,老师就去吃饭了。我默默地打扫一地的头发,拖地擦桌子。每天都要清理拖把上的一团团卷发,还要下手掏经常堵塞在地下水道入口的头发。

我去旁边的黑诊所换药,大医院换药太贵,医生护士态度也不好。他们总是冷冰冰的,微笑也有假惺惺的味道。

黑诊所我去过好几个,最后常去的那个有一个刚毕业的小护士,她给我换药细心又温柔。第一次看见我十指上的裂口,都伤心地哭了。和我聊了很多,她不仅治愈身体,也治愈心灵。

茫茫人海,繁华都市,只有这一位姑娘关心我。她低着头为我细心地涂药。因为我的手指已经不能做灵活地拿着筷子这种动作,所以她帮我换。她的头发香水味很好闻。和我们美发店桶装的不同,和我们店VIP客户小瓶装的也不同。我想那是混合了女孩自己特有的好闻的香味。

黑诊所人很少,我换完药,她就给我一杯水,等着水凉了吃药。那些消炎止疼的药包放在塑料袋里。她就和我说说话,我们年龄相仿,都算是都市里的孤独人。

诊所自制天线的电视机信号不好,只能接受几个电视台。小护士起身关闭它。她说她不喜欢这些选秀节目。不喜欢靠嗓门大来夺得观众掌声。我看着她玩手机,很羡慕她可以打字。我的手指打起字来钻心地疼。

她不好意思地收起手机,让我原谅为了玩手机忽略了我。她也知道大城市里的异乡人对孤单更敏感。她不看我而是看别的地方,轻柔地唱了一首歌。问我好听吗?我说好听。

诊所连续几个小时都没有病号上门,医生早就留了手机号,吩咐护士有病号叫他,就出门了。小护士埋怨着,摘下护士帽子,抽出发卡,长发垂下来。问我什么发型好看?我支吾着说现在就很好。

小护士有些不高兴,她怪我没有仔细看就急着说,未免太敷衍。她让我仔细看看。我出于礼貌,抬头看她。她沐浴在我的目光下有些紧张。理了理耳后头发,她属于小巧可爱的类型,刚出校门的她青春里还有些稚气。娃娃脸突出了这个特点。

我本来是看她的头发,无意看见她的大眼睛,齐刘海下的眼睛闪烁着,和我对视的时候,不由得笑了。问我怎么样?我说现在就很好,不过,也可以尝试新发型,反正怎样都不错吧。

她问我到底什么好?我一个洗头的小工,从未上手的学徒。哪里有资格用自己低劣的审美为可爱的她设计发型呢?我又不能就这样拒绝她微笑的期待,我已经感受到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我这里,像是等待倾听很重要的事情。

我说发梢带卷还有空气烫都可以尝试。她点点头,看起来很高兴。从我对面的座位上站起身,手指触碰杯子,告诉我水温正适合吃药。

星期一晚上,顾客没有星期天多。十点我已经打扫完了卫生,准备好了第二天要用的毛巾。我吁了口气,已经没有需要手指工作的活了。满心欢喜地粘好创可贴,十指感觉被保护并且温暖。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儿时小妹

  

下一篇:狐狸姐姐

  

本文标题:我做美发厅学徒的那些日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9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