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原始小零食

我的原始小零食

作者:巴拉巴拉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奶奶铺一件她的衣服在树荫底下,让我坐在她可以看见的地方自己玩,我抹着汗看着她干活。当然,还咬着她刚削好的一小根生地瓜。

好朋友打算去江西旅游,问我江西有哪些美食。我连回想带百度,最后给她列出来一个还算中肯的美食菜单:三杯鸡、啤酒鸭(好像很多地方都有,但各个地方各有特色)、荷包肉(也叫荷包胙,不是一般人能hold住的,而且是大菜,节日的特色菜)、月亮巴(花生巴)、赣南脐橙、橙子(柚子)……

末了,我很欠抽地加了一句,“真正的原始小零食要乡下才淘得到,因为现在只有在家的老人才会继续准备”。于是乎,她萌生了“过年期间去小村子里挨家挨户找美食”的想法。

这个想法的确靠谱,过年大家都备有年货的。记忆中的年货就包括地瓜的很多“精加工产品”——地瓜片、地瓜干,而事实上,早在我还不知道地瓜是地瓜的时候,它已成为伴随我成长的一种零食。

从小我的皮肤就偏黑,我妈妈给过两个解释,一个是我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喝了太多中药,另一个是我特别小的时候奶奶经常带着我下地干活,晒伤了。对于这两个解释,我比较认可第二个。因为我的脑海里一直有一个画面:夏天的中午,奶奶铺一件她的衣服在树荫底下,让我坐在她可以看见的地方自己玩,我抹着汗看着她干活,当然,还咬着她刚削好的一小根生地瓜。我不知道这个画面的真实性有多少,这是多年来,从长辈们口中听来的点点滴滴拼凑起来。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我的成长岁月中一直有地瓜的痕迹。

记忆中的很多个午后,爸爸把挑好的地瓜洗干净,放入小锅中,加水,那煤球炉上煮地瓜的小锅就开始发出“嘶嘶嘶”的声音……一段时间后,爸爸就会把煤球炉的盖子轻轻扣上,并仔细交代我们:现在是中火,地瓜熟了的时候要把煤球炉的盖子都封上,留一个小孔就行,这样才不会煮糊了,记住了吗?我们仨齐声道:记住啦!

然后,爸妈就去菜园干活了。我们仨就在厨房门口的平地上跳房子、跳绳……

再然后,地瓜糊了。

我们仨被一顿好揍。那个晚上喝粥。第二天,爸爸会骑着自行车去换新的锅底。以后,每到地瓜丰收的季节,我们家隔三差五都要换新的锅底,最严重的时候,是换锅。

我们仨也交流被揍心得,得出一个结论,年龄越大被揍得越狠,男性别稍有优待。于是,在以后的很多次可以确定以及肯定即将会被狠揍之前,我和姐姐都会想办法说服弟弟让他一个人当替罪羊,并且主动认错,而他当时真的非常义气。

当我们家的晚饭终于能如愿吃点地瓜的时候,我们仨的个子也长高了许多。别的阿姨跟我妈妈闲聊抱怨干农活累的时候,除了炫耀一下她孩子多乖巧懂事不上课就帮她干活外,顺道儿也损我们仨一顿,“同样那么大的孩子,你们家的怎么就在家瞎玩呢?!”

其实我们也帮忙干活,种花生时候一个坑放一粒花生,傍晚收白天晒出去的谷子,做地瓜干的时候帮忙晒帮忙收等等。之所以把地瓜进行再加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地瓜不好保存,南方潮湿,易发芽。还有一个原因是,地瓜的做法有很多,花一点小心思,到冬天就可以有很多小零食。

地瓜再加工方法——

地瓜片:挑个头大且表皮光洁的地瓜,洗干净后切成大大的薄片状,3~5cm的厚度均可。切好后,开水焯一下,晒干并干燥保存。如果牙齿够厉害的话,可直接食用。比较受欢迎的是和干炒花生一样,把晒好的地瓜和在砂子里干炒。

地瓜干:挑好的地瓜清洗干净后切成条状,手指粗细,或者可以再粗一点。晒至半干后,隔水蒸熟,蒸熟后继续晒干或风干均可。我奶奶一般会在晒半干的时候拌点米酒,最后晒干或风干的地瓜干透着米酒的香甜。

我们这些小伙伴一起玩的时候,兜里都会揣着家里的零食。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妈妈们可能不知道,我们咬着互相分享的地瓜干,有一种情况是“咯噔”一声,硌牙了;也有一种情况是嚼着嚼着,从嘴里揪出一根毛毛来;还有一种情况是嚼着嚼着黏牙了,够小伙伴们抠半天的……于此,谁妈妈没有打扫干净晒板,谁妈妈老掉头发,谁妈妈做的地瓜风干程度欠妥,我们当即都会一个个评价,然后马上又忘了,再吃的时候并无嫌弃之意。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旺德福的迷幻生活

  

下一篇:家有萌狗欢乐多

  

本文标题:我的原始小零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