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斯凯里格小镇(上)

斯凯里格小镇(上)

作者:林哲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斯凯里格小镇就是水南镇,玉溪如一条长丝带穿镇而过。

在温婉多情的江南水乡,没有人会给小镇起这样一个洋名。

但是,花蕊却给这个养育她的小镇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斯凯里格小镇就是水南镇,玉溪如一条长丝带穿镇而过。镇子上林立着水乡特有的斜顶屋,屋檐沿溪一字排开,像一把把撑开的小伞。下雨的时候,晶莹的水珠顺着檐角嘀嗒而下,小花蕊喜欢展开小小的手心接水,看着水珠在她的掌心中央漾成一朵朵小花。

阳光透过蓝色的窗帘,打在书本的扉页上,点点光斑像极了朵朵水花。花蕊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她小时候接水滴的样子。现在,她离开镇子很久了,离开南国很久了,她标准的普通话让同事们很难猜出她来自江南水乡。偶尔,她会不经意地在一句话后面加上一个温柔的助词,水乡独特的方言,于是同事们会忽然记起,哦,原来花蕊是南方人。

每天,花蕊气喘吁吁地往返于住处与公司之间。早上六点,她就得告别温暖的被窝,匆匆在早点摊边买个大饼和鸡蛋,急急忙忙往地铁站赶,经过七转八弯之后,来到市中心的公司。花蕊大学毕业后在这个大城市谋到一份企业文秘的职业,由于待遇不错,她孤身一人留在了这个快节奏的都市。但是,初入社会的花蕊还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在市中心购置一个属于自己的窝,唯一经济一点的办法,就是在五环之外租一套房子,然后像一个高速运动的质点,游移于工作地和居住处两点之间。

如果当时选择回到小镇做一名中学老师,一切就都变了,情况也许会大不相同,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疲倦。每天下了班回到住所,天都已经全黑了,手脚懒得动弹,花蕊只好叫份外卖填填肚子。经常吃外卖的结果就是味蕾麻木,但是花蕊不在乎,因为吃完后不用刷碗就可以躺倒在床上舒展舒展已经麻木了一天的筋骨。

如果我现在在斯凯里格小镇呢?花蕊问自己。有一天晚上,花蕊实在太累了,饭都没吃就躺到床上,很困却睡不着。她打开收音机,试图用音乐台的背景音乐催眠,却听到了那首空灵的《斯凯里格小镇》(Skellig)。原来,这是一个外文歌曲赏析的节目,那天晚上,女DJ用温柔的声音讲解了歌词大意:一个老人在屋里对她的孙子说,她加入了教会,和教友们一起唱赞美上帝的诗篇,去海边聆听大海的呼吸,跋山涉水饱览自然美景……

瞬间,花蕊睡意全无,她想起了水南镇,想起了小时候的生活,满脑子都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高中时,“斯凯里格小镇”成了花蕊意念里“理想生活”的代名词,她在日志里总是把“水南镇”称作“斯凯里格小镇”。

花蕊的家是小镇上的文化人家,她的外婆是镇小学的退休老教师,外公是镇雨伞厂的车间主任,母亲是镇中学的数学老师,父亲是镇中学的校长。花蕊和爸爸妈妈住在水乡较大的一间斜顶屋里,与外公外婆一家和姨妈姨父一家相隔不远。

花蕊就读于外婆曾经任教的小学,她的同桌叫雨笙。那是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生。雨笙的父母都是镇雨伞厂的职工,和花蕊的外公是同事。

雨笙和花蕊一起上学放学,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雨笙的父母和花蕊的父母也是老相识了,有时,雨笙的妈妈会到花蕊家做客,送给花蕊妈妈一把雨伞,样子很精致。

雨笙的成绩不太好,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班主任乔老师有些担心他的学习情况,便让花蕊在学习上多多帮助雨笙。于是,班里的同学常常会看到,花蕊在雨笙的笔记簿上写写算算,雨笙先是一脸困惑,随后便没有了纠结的表情,多了丝恍然大悟的快意,最后两人都乐呵呵地笑了。久而久之,雨笙的成绩渐渐有了提高,但久而久之,花蕊走在路上,总会感到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你说,雨笙是不是喜欢花蕊?”说话的是班里的淘气鬼徐凯。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斯凯里格小镇(下)

  

下一篇:童年的天气草

  

本文标题:斯凯里格小镇(上)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8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