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呼吸之间的奶膻味

呼吸之间的奶膻味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家乡的奶膻味,是呼吸之间难以割舍的记忆,我的温馨过往,也在与牛奶有关的故事中流淌。

奶膻味,并不是什么好闻的味道,但它却和我的童年记忆紧密相联。记忆似乎总和味觉与嗅觉相联系,特别的味道总能唤起特定的记忆,让人不忍遗忘。

我出生在内蒙,因为牛奶廉价易得,所以从小就养成了喝奶的习惯。常常嘴中叼着个牛奶袋子满院子疯跑,以奶代水。上了高中才听说有乳糖不耐受这种症状,吓得惊呼:“那还能吃啥?”

走在内蒙街头,总能见到路边摆放的奶桶。这样的生奶比矿泉水还便宜,夏天1.5元一斤,冬天2元一斤。我坚信不同的牛在不同的季节由于吃了不同的草料,必然以不一样的心情产出不一样口味的奶。每一滴都是“孤本”,所以逢见必买。

快步走到摊前,报上要买的斤数,只见奶农麻利的扯下一个塑料袋,轻轻一拈,然后用酒提迅速的往桶中一舀、一提、一顿,再快速的倒入塑料袋中,左右一绕,打一个死结,一气呵成,递到面前。

握着乳白嫩滑沁凉的牛奶袋,我有好几次竭力遏止住自己想喝生牛奶的冲动,靠顽强的毅力把奶拎回了家。

回家把奶倒入锅中,坐上火,烧两个开,就熟了。若是足够有耐心,并且能靠坚定的意志兜住加速分泌的唾液,静待牛奶缓缓变凉,就会看到牛奶表面结了一层乳黄色的奶皮。从此我喜欢的颜色就只有一种:幸福的奶黄色。

到了冬天呢,冬天更妙。奶农会把新鲜又喝不完的牛奶冻成奶坨子,按个售卖。从奶坨子上小心翼翼的敲下一角,放在锅中熬。对热量的渴望和对美味的期待一同在锅中翻煮,室外滴水成冰的季节,氤氲的热气却逐渐把整个厨房笼罩。如果往熬出来的浓浓的牛奶中兑上十倍的水稀释开来,就有了超市里的特仑苏。

牛奶的可塑性极强,可以加乳酸菌制成酸奶,可以发酵酿成奶酒,可以挤掉乳清做成奶酪、奶干和奶饼,还能通过分离获得奶油和稀米丹,另外还可以做成奶皮子和奶豆腐。

牛奶的包容性更强,可以加砖茶熬成奶茶,甜、咸皆可,可以跟生米一同下锅熬成奶粥,还可以代替水蒸鸡蛋糕。各地关于牛奶的菜谱也不少,广东的双皮奶、姜汁撞奶、炒鲜奶,兰州的醪糟鸡蛋牛奶,青海的尕龙碗,新疆的奶疙瘩,云南的乳扇,台湾的牛轧糖……

我还试过把牛奶跟甘蔗汁、芒果、榴莲、椰子、黄瓜、玉米、南瓜、红豆分别混合,各有风味,是真正意义上的水乳交融。

无论到哪旅游,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发当地牛奶。如今全球购日益便利,喝遍全球也已不是梦想。但尝来尝去,还是俺家乡的奶好。为此总被老爸戏称为“牧区来的人”,可家乡的奶膻味,是呼吸之间难以割舍的记忆,我的温馨过往,也在与牛奶有关的故事中流淌。

现在的手机壁纸,是小时候喝过的奶粉袋的包装,以前它叫拉布大林牌,现在属于雀巢;家乡当地的海拉尔乳品厂,如今也并入了三元的旗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饼中乾坤

  

下一篇:现实可以有多美好

  

本文标题:呼吸之间的奶膻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2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