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大姨姥的神秘二三事

大姨姥的神秘二三事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9个孩子中有2个夭折。这样的事情我向来讳莫如深,可是活到她这把年纪,仿佛参破了生死,平静地给我讲给太姥上坟、挑骨殖往事。

大姨姥是姥姥的大姐,虽说关系很近,可我直到二十岁的时候才见过她。

大姨姥的家在东北最基层的乡村,“村村通”的水泥路修到她家门口正好到头。日常充个话费、取个邮件,都要坐车去十里开外的小镇。所以除了去省会长春看病、去沈阳看外孙女、去满洲里看姐妹,她再没出过远门。

虽然长春的学校离大姨姥家才两百多公里,但是坐乡间汽车绕过无数坑坑洼洼的土路,经过四个多小时七荤八素的颠簸,走得暮色四合,没有路灯的乡间小路变得漆黑可怖,下车后再倒一段摩托,我才能到达。

大姨姥以及她的家,在我看来,仿佛都被时间凝滞了一般。

大姨姥七十有九,却筋骨结实、身体健壮,走起路来大步流星,我要连跑带颠才能跟上;她喝一块钱一袋的散装白酒,嗓门洪亮、饭量比我大,完全不像上了岁数的人。她的家里有很多让我好似穿越的物件,麦乳精盒子、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搪瓷缸子、带油漆字的镜子、板柜、脸盆架、大相框……去她家最兴奋的就是发现这些角落里的惊喜,配上报纸糊的墙,有一种置身民间博物馆的感觉。

大姨姥极为勤快,每天很早就起床,叠完被褥以后就是做饭、刷碗、喂鸡,她还老给自己找活干,一会切出一编织袋白菜啦,一会拿起笤帚扫地啦,一会洗两件衣服、一会又忙着给我用细线串姑娘、炒瓜子。好不容易有一次她终于闲下来了,大家坐在炕上喝茶聊天,连家里的大黑猫也正准备靠着她安逸地睡一觉,她又忽然下地,去仓房找胡萝卜洗给我吃。

大姨姥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她做饭不糊弄。有一次费劲巴拉的烧热水、剥皮、剔肉,给我用咸黄瓜炒了一小盘鸽子肉,我看着都麻烦,她却一点不嫌累。

她做饭极好吃,我最爱粗磨的玉米面贴的大饼子配白菜汤,吃起来格外香甜,当真是布衣暖、菜根香啊。我去玩,她却总怕亏待我似的,对我提出的想吃倭瓜、大饼子、蒸茄子土豆拌酱的想法置若罔闻,杀鸡、煮鸡蛋、烀飞鸭蛋、烙糖饼,变着花样的给我做好吃的。

并且她极为豪爽,告诉我吃鸡蛋不要论个数,吃饱为止。我强烈建议想吃的烀窝瓜她也给我蒸,但坚决不留,乡土间的平凡美味于我是至宝,于她则是剩了就喂猪的家常蔬菜。

她还极爱美,穿绣着喜鹊的袜子、试戴我的帽子、一丝不苟的梳头、擦雪花膏,还在家里贴孔雀羽毛、摆假花…… 生活总是充满苦难的。

听说大姨姥年轻的时候去镇里扯布给孩子做衣裳,回来的时候却接到了孩子掉井淹死的噩耗。九个孩子中有两个过早夭折。对这样的事情我向来讳莫如深,可是活到她这把年纪,仿佛参破了生死一般,平静地给我讲给太姥上坟、挑骨殖(编者注:gǔ·shi,火化后的余骨)等往事。

大姨姥通神,这也是让我觉得最神秘的。大姨姥会跳大神。东北农村信奉胡黄土教,大姨姥据说身上有仙,常给人看病,有好几次我们串门回来,发现屋里炕上坐满了等候的人。子不语怪力论神,对这样的事我大多只是旁观。

最神奇的是有一次她给人看病,喝了两口酒以后好似神灵附体,身体完全不再受自己支配,平日不善言辞的她唱起来竟引经据典、头头是道,唱词夹叙夹议、自成一体,嬉笑怒骂竟然合辙押韵,不敢相信是即兴创作还是二人转带来的灵感。跟旁边的人有问有答,煞是连贯。等唱毕结束,整个人好似如梦初醒,全然不知。

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录下来,当时完全看呆了。

还有一次,我久咳不愈,又拒绝打针,姥姥心疼外孙,央她给我破破。她让我睡前躺下,用扫帚在我头顶上方扫来扫去,然后窸窸窣窣,又去门口小声嘀咕。我素来胆小,对农村漆黑的夜晚也多一份恐惧,这样一来更是紧张,连憋了三晚不敢起夜。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满洲里的冬天

  

下一篇:饼中乾坤

  

本文标题:大姨姥的神秘二三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2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