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满洲里的冬天

满洲里的冬天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满洲里的长冬无夏,春秋相连,暖气从九月供到次年五月,所以我的童年记忆大多与冬天有关。

我生于九十年代初,童年大部分的时光是在一座叫满洲里的小城度过的。说她小,一点都没委屈她。记得有一次上学出门晚了,眼瞅着小学校车从海关家属院门前开过。我也没急着追赶,背着书包慢慢悠悠地横穿一条街道,从二道街走到三道街,正好赶上从二一部队门口调头折返回来的校车。

满洲里的长冬无夏,春秋相连,暖气从九月供到次年五月,所以我的童年记忆大多与冬天有关。

满洲里地处高寒地区,这是我后来在软包防盗门的广告上知道的。小时候对零下摄氏多少度这样的数值自然是没有概念的。印象中我有一件及膝的红色羽绒服,带一顶硕大的帽子,帽檐上有抽带,抽带两端坠着两个金属扣。

记得有一次上学迟到了,我沿着水泥路快速往教室方向跑。因为跑得剧烈,哈气激增,帽子上的金属扣竟然被粘在了脸上。我脑海里顿时想起大人告诫冬天不能拿舌头舔铁门,不然要粘掉一层皮云云等恐怖的话来,顿时没了迟到挨骂的恐惧,开始全身心地思考,用什么方法才能损失最小的把金属扣从脸上拿下来的问题……后来大概是急出了汗,进屋没一会金属扣自己就从脸上下来了,幸运地避免了一场悲剧……

虽然室外气温低,室内暖气烧得可是很热,再加上糊了窗缝,所以进屋就得脱衣服。我们小学教室最后面就不是黑板,而是一排排衣挂。后来不够用,走廊两边也安满了衣架。从楼道口一望,很是壮观。

因为屋里燥热,人爱上火,所以冬天的雪糕消耗量反而比夏天高。不同的是夏天冰糕好卖,冬天奶糕畅销。我家批发最多的是娃娃脸的雪人雪糕,那时候因为冰箱门上贴的是海尔兄弟,所以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觉得雪人和海尔兄弟是一个人。此外冬天的美食还有冻草莓蘸白糖和冻秋梨、冰糖葫芦,想来就垂涎。

冬天室内外温差有一个缓冲点,就是阴台。它可是天然大冰箱。印象里用纸壳箱包的只见首尾的带鱼、摆成摞的一棵棵酸菜、成卷的大葱、成串的干辣椒和干山楂、磨盘般大小的奶坨子是家中必备。最幸福的就是从奶坨子上小心翼翼地敲下乳黄色的一小块,放进锅里慢慢熬,等着厨房玻璃上逐渐挂满蒸汽,看妈妈在玻璃上写一个大大的“春”字。然后等着吃稍凉片刻后结成的厚厚的奶皮子,再配舌头饼喝光牛奶,那滋味……现在想来还感觉被温暖紧紧环绕。

每年到了冷得不允许我出门的时候,爸爸的同事于叔叔总会拎来一个编织袋。麻绳扎着口,放在厨房角落。等大人们聊完了,于叔叔走了,我家泡澡的浴缸里就会多出一只黄羊,真的是一只血淋淋的黄羊。

小时候好像对血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恐惧,站在旁边旁观我妈庖丁解牛般地把黄羊清洗、分割,然后分塑料袋包好,最后再整齐地冻到阴台……虽然过程繁琐,但是为了黄羊肉的鲜美也是值得的。虽然他们不让小孩吃辣,但是我爸用干辣椒炒的黄羊肉总是会莫名减少。

小时候过圣诞节还不时兴,北方人又素来不重视冬至,所以生日算是唯一热闹的节日。捧着一小盒威化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妈妈后面,惦记着在对面小饭馆“唐人大酒店”订的半盘锅包肉和晚上会准时出现的奶油蛋糕,心里对快乐再没有更复杂的定义了。

关于冬天的记忆太多了,可惜小孩的记忆多是片段式的。譬如谈到满洲里的冬天,我能想起来的就只有早上八点钟依然漆黑的上学路;踩在上面吱吱哑哑响个不停的碎雪;缓缓向前滑行的昏黄的桑塔纳车灯;北湖湖面上为做冰雕运来的一排排巨大的冰砖;松树窠旁摞成的金字塔形的雪堆;还没锹高的我随班级在马路上铲雪时蹦出的火星;旱厕所门前摔不完的屁堆;操场上冻成的只允许高年级学生进入的滑冰场;漫天的树挂,以及我手中永远不听话的冰嘎……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千丝万缕将你环绕 ——拉丝美食

  

下一篇:大姨姥的神秘二三事

  

本文标题:满洲里的冬天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2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