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围炉美食

围炉美食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吃东西讲究搭配,巧妙地搭配常常收获加倍的美好。比如哔哔啵啵带着油花的烧烤需跟着沁凉地直冒汗珠的扎啤一同上桌。

吃东西讲究搭配,巧妙地搭配常常收获加倍的美好。比如哔哔啵啵带着油花的烧烤需跟着沁凉地直冒汗珠的扎啤一同上桌,比如硬得可防身的大列巴只有遇到酸酸的苏伯汤才节节败退、气场尽失。再比如吃着热腾腾的酸菜白肉时,手里最好还握着一个热乎乎的花卷……这些热与凉、硬与软、酸与甜地巧妙搭配,是餐桌上的智慧。

还有一种搭配更绝,简直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范例。试想一下这样的画面:阴云罩天,白雪盖地,偌大的天空笼罩着荒凉的静谧;松柏不言,枯枝无声,万物在凛冽的寒风中严阵以待,满目是萧疏的冬日即景。可如果这时,在路口看到一个烤地瓜的炉子,望着白白的热气,便觉得整个冬天都在这袅袅腾腾之间融化了。

围炉美食,是一道寒冷地区独享的美味。如今的烤炉早已抛弃了往日老旧的汽油桶,改成一种特制的铁皮箱。最常见的是圆柱形,里面大小两层,互相叠套。中间是空的,用来放煤,四周则摆满了各种要烤的食物。还有一种烤炉是方形的,里面是无数相对独立的小抽屉,刚好是一穗玉米的长度。远远看去很像中药房里的小药箱。

烤炉用蜂窝煤,煤上的小孔增大了煤与空气的接触面积,易燃耐烧。以前在《读者》上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小伙子找对象,总要先问一句蜂窝煤有多少个孔,以示自己不忘本。受了这篇文章的影响,我每次见炉边煤,总是很自觉的去数,可数着数着就被香气转移了注意力,所以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蜂窝煤到底有多少个孔。

可以烤着吃的东西很多,但经典的就那几种:玉米、地瓜、土豆、窝瓜。都是经典的“地头相聚”组合,也是秋冬两季易得又耐储的食材;毛蛋、实蛋虽略显重口,但却扛饿耐饥。

烤玉米最好是当年秋天的新玉米,躯干壮实、籽粒饱满,剥掉玉米皮和玉米须,整个扔进炉中生烤。细听籽粒哔哔啵啵,看表面变成沉稳的暗黄色,闻到淀粉焦香的气味时,就可以吃了。用几片玉米皮包着玉米迅速将其从炉中拿出,再麻利的插上一根竹签,趁着热气猛咬一口,烫得牙龈幸福地发疼,即使不刷辣酱,也可以啃得格外的香。据“路透社”消息,烤得略带焦黑的玉米治胃病,可是一想到啃下去的是一堆活性炭,那真是有辱食物斯文,暴殄天物。

烤地瓜、烤土豆比较常见,是典型的大众脸。但朴实的外表之下却有极具诱惑力的香气,每每出现,总让我在吃与不吃中挣扎一番。毛蛋和实蛋是东北特有的小吃。毛蛋者,欲变小鸡还未成的鸡蛋,处于生命孕育的中间阶段,顾名思义,已有了动物的绒毛,骨骼却没有发育完全。实蛋呢,它应该是毛蛋的童年,绒毛未出、骨骼未见,蛋清与蛋黄却已界限不清,像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这两样东西虽长期位列黑暗料理排行榜,但却极受欢迎。出于对生命的敬畏,我只试过几次。火候不太会把握,只知道烤好了蘸椒盐吃,味道非常奇特。见到街头烤毛蛋,脑海里总无端蹦出汤姆猫大嚼小鸟,偶尔嘴里飞出一只羽毛的画面,略感恐惧。

这些东西本来就好吃,放到寒冷的广阔天地中,越发动人。我曾戏言:“冬日必杀,笨烤地瓜”。我的意志力一遇到冬日里的烤炉就变得“超薄”,总是围着炉子迈不动步子,要这要那,饕餮一番。吃的时候内心总在呼喊彼德拉克那句诗:“属于人的那种光荣对我就够了,我自己是凡人,我只要求凡人的幸福。”

想想朴实无华的植物根茎,承载着大地一年的祝福远道而来,又借着烤炉的妙手,浴火重生,变成了软糯喷香的淀粉,总是盛情难却嘛。在等食物烤熟的空档,我常趁机把手放在炉子之上,一边烤火,一边与老板攀谈。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中,温暖在以另一种形式传递。食物烤熟了,我也赖着不走,围炉而食,义务打广告。后来就此落了毛病,即使雪天不出门,也会带个卷饼往教学楼的大水箱盖上一扔,什么东西都想烤烤再吃。

回到深圳后在街头也偶遇过几次烤地瓜,无限怀念,买来再吃,却没了曾经的味道。吃完之后热得面泛红光,少了几分寒冷中温暖的体验。缺了冷清萧杀的气氛作映衬,总觉食之乏味,寡淡得很。想来有些食物总要放在特定的时空才分外美味,也因此而显得格外的珍贵。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月饼记忆

  

下一篇:品尝美食亦如人生,且吃且珍惜

  

本文标题:围炉美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