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半个石榴

半个石榴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长久的凝视着眼前的这半个石榴。饱满的籽粒紧凑又热烈,他们挤得涨红了脸,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

半个石榴

我长久的凝视着眼前的这半个石榴。饱满的籽粒紧凑又热烈,他们挤得涨红了脸,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

秋阳透过纱窗照进屋来,投下斜斜地影,一切都笼罩在温暖的金色里。望着望着,好多渺远的记忆从岁月深处向我走来。

有时,回忆往事,就像置身漫天大雪中。

在北方,秋天像是一场盛大的节日。属于节日的开场白是:“金秋十月,瓜果飘香”。经过一年的酝酿,瓜果梨桃们满载着农民一年的汗水和希望,终于攒够了糖分,兀自成熟了。但如果你读过肖复兴的《荔枝》,就会明白北方人对南方佳果的渴望。

90年代的物流尚不发达,身处闭塞落后的北方边陲小城,南方水果更是难得一见。那时我爸的育儿理念是:“别人的孩子吃香蕉,就决不让自己的孩子吃苹果”。

细腻的父爱之中,隐藏着现实的无奈。香蕉到还好说,耐储易运,到了冬天成箱卖的,总还是有的。像石榴这种季节性强,又容易变色不好运输的,就真的难寻踪影了。所以我第一次吃石榴,大概是九岁,而且只有半个。

石榴是妈妈的同事给的,一共只有一个。估计是我小时候太可爱了,阿姨为了让我尝鲜,就分了一半给我。下班以后妈妈把那半个石榴完整地带回了家。我不记得是一粒粒揪着吃的,还是一把把抓着吃的,也不记得当时的味道,但一定是我自己吃光的,如今想来,满脸是泪。

彼时物质匮乏,因此让人格外珍惜的还有许多。每年过生日,妈妈会在门口的小商店里给我买一个满洲里食品厂做的小蛋糕。小蛋糕只有巴掌大小,用塑料盒装着,外面捆着橡皮筋。黄黄的蛋糕托上有白白的奶油,最顶上还装饰着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打开盒子总要用鼻子贴一贴闻一闻,才舍得慢慢吃掉。

除此之外,每年过生日,我还能拥有一盒巧克力威化,平时都是五毛钱一块零着买,但是到了生日,我有一盒!捧着这盒威化小心翼翼地跟在妈妈身后往家走,脚下碎雪吱呀,鼻子和脸都冻得生疼,但我的注意力都凝聚在手里捧着的威化上,周遭的世界仿佛也因为我的专注和期待静止了。

2013年回老家在超市里又碰到了那种威化,是天津的一个小厂产的代可可脂零食,欣喜若狂地买下,依旧虔诚的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吃,真难吃。

是我的记忆在说谎吗?当然不是。只是如今交通搭桥、物流织网,物质极大丰盈,不必再一骑红尘,却也没了美人娇笑。

——缺少了珍惜的心,美好的味道也被冲淡了。

最近市场上多了些“老式面包”、“老式月饼”,又总喊着“古法烹饪”、“外婆菜”,就连烤鸭也要把“果木烤制”写成显眼的招牌到处张贴。可是用这样的方式就能找到记忆的归处了吗?一定不能。

老式的做法,无非是老老实实自然发酵、认认真真人工和面,古法烹饪也不过笨笨拙拙的使用猪油。但无论技术上如何回归原始,依然无法复制的,是吃食物时那份珍惜的心。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爹地料理

  

下一篇:半盘锅包肉

  

本文标题:半个石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1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