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爹地料理

爹地料理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其实老樊不知,在我的心中还有许多关于他的美食记忆,平凡琐碎,熠熠闪光。

接连写了十七篇关于美食的文章之后,老樊默默欣赏、狂热点赞之余,心中颇为之忿忿。这位曾经的美厨男向我频频示好,不厌其烦地亲情约稿。作为一个有原则有骨气的“文化人”,我岂能随便答应?幸而老樊反应迅速,将稿费提高到很可观的程度,于是他的要求欣然达成,遂成此篇。有人看了我的文章以后,觉得乡土气太重,这回起个洋范儿的名字,不过依然与东南亚无关,姆们来自东北亚。

对于老樊来说,做饭绝对是一项用进废退的技能。如今每逢这位美厨男下厨,我总要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在旁边原地待命。老樊下厨常着真皮围裙,手持锅铲默立锅前。然后开始用不可质疑的语气分配任务:“把油给我倒上”,继而是“把花椒面给我打开”,当他把所有食材下锅,你以为终于可以撤离厨房等待饕餮时,他一准又带着无辜的语调开腔:“盐在哪?”。

每逢这时,我只好以强大的内心进行自我安慰:“大师傅下厨,总要配助手。”吃顿老樊做的菜,自己的参与程度更高,所以我们总是极力避免让他来做。可也有例外,若是我们外出,家里只有他自己时,一到饭点,就要确保手机信号满格。因为他会按步骤打来电话,譬如“洗几杯米?”“放几碗水”“油在哪”“家里有没有咸菜”……

老樊做过好吃的吗?在记忆深处里反复检索,又与当年亲历者(另一家庭成员老王)反复核实,确知是有的。

来深之前,我爸有三道拿手菜:干煸黄羊肉、水煮手把肉、红烧开湖鱼。

满洲里地处东北亚,高寒地区的冬季无比漫长,大雪封门之时,人们便把对无法外出的无奈转移到了烹饪美食上,幸而自然的馈赠丰厚,因此食物便成了治愈系。这三样菜地域性极强。黄羊来自草原,是纯天然的野味。它的肉质纤维较粗、膻味较重,故而需借干辣椒的辣气掩盖。干煸出来的黄羊肉丝丝缕缕,完美的姿态经热油的点化得以定型,肉的筋性与辣椒的火热完美的结合,食物的焦香盈满了整个厨房,极具煽动力。

手把肉需用散养的食草羊,以两岁的羯羊为最佳。去年的羊今年刚长成,用老樊的话说正处于青春期。对柔嫩的生命下手,总是要温和。故而煮手把肉需凉水下锅,文火煮之。技术含量最高的在于把握煮肉的火候。需将肉煮得水份盈盈、外软里嫩,带着热气、颤颤巍巍时出锅。这和煎牛扒是一个原理,厨艺源于经验,时间拿捏全凭感觉。

吃羊肉,老樊最不喜欢韭菜花、腐乳汁那些浮夸的东西,口感太重便掩盖了羊肉的本味,因此他总自行调制清料。清料由盐、酱油、尖椒末、香菜和蒜蓉复合而成,微带血丝的羊肉蘸它同食,生命境界绝对提升一个层次。这样搭配的肉吃起来,香而不腻,着实喜人。我总喜欢等他默默吃完,给我剔出噶啦哈,印象中我家有两积木桶被我妈染成五颜六色的噶啦哈,如今想来不禁感慨,属羊的老樊何必如此为难羊啊,真是相煎何太多!

满洲里位于内蒙古第一大湖一一达赉湖边上,因此渔获丰富。每年冬捕总是满载而归。据说鱼量最盛的时候,捞上来几斤的小鱼都弃回湖中,大鱼则如劈柴般码在室外,吃时要用锯拉开。北方人做鱼并不精细,最擅红烧,爱下猛料。老樊做的鱼口味浓厚,我最爱的是鱼汤拌饭和摊凉后的鱼冻。

然而无奈,这些记忆深处的美食因为自然的退化和我们来深,就永久性地退出了饭桌,但食物的滋味却因记忆地强化不断加强。记得有一次老樊的朋友从满洲里又带来了极好的羊肉,可遗憾的是,如法炮制却因水质不同而无法将美味还原。几经挫败,老樊就此“挂铲”了。

其实老樊不知,在我的心中还有许多关于他的美食记忆,平凡琐碎,熠熠闪光。

老樊很懒,可懒却是一个推动生活进步、促使生活质量改良的优秀品质。老樊曾率先自行研制微波炉菜谱,将羊肉片、西红柿、青辣椒和油盐佐料共同汇于陶瓷大碗中。幸而未能推广,不然可告水煮肉片抄袭。

老樊才华横溢,是写文章的好手,文笔犀利、逻辑缜密,总是在对自我的要求中不断提升;可下厨却擅长炒剩饭,将上一顿的剩菜剩饭同炒,微焦的米饭杂陈着菜汤的滋味,吸引力绝对不输石锅拌饭。

九十年代民航并不发达,坐飞机也并不普及。那时老樊常出差,每次回来总会将飞机上发的餐盒带回给我。长方形的塑料盒子,用橡皮筋捆着,快餐速食,并不是什么美味,但经由他传递出的满满的父爱,却令人动容。

如今吃货当道、餐馆遍地,对食物的要求也从吃饱变成了吃好。餐饮界纷纷推陈出新,比创意、拼颜值,甚至出现了分子料理。可我却仍觉精神上吃不饱,故而总以文字聊饥。我爱美食,更爱亲朋齐聚会时的那种氛围和分享食物时的那种感觉。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人生需要一场宿醉

  

下一篇:半个石榴

  

本文标题:爹地料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1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