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人生需要一场宿醉

人生需要一场宿醉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好在每一滴佳酿都是孤本,写写自己的酒中心事,于文字中鉴定一下自己有没有酒精中毒……

“喝了咱的酒

上下通气不咳嗽

喝了咱的酒

一人敢走青杀口

喝了咱的酒

见了皇帝不磕头 …”

电影《红高粱》一开场,几个魁梧大汉晃晃悠悠地边走边唱,眼前尘土飞扬,耳畔歌声浑厚粗犷。来自画面的冲击和声效的震撼让我印象深刻,每每想起那个镜头都心生感叹:酒是充满力量的。

关于酒的解读太多了,由此还衍生出了酒文化。前人之述备矣,因此开头涂涂改改,怎么写都不满意。好在每一滴佳酿都是孤本,每一篇文字都是情感的自然流淌,于是写写自己的酒中心事,于文字中鉴定一下自己有没有酒精中毒……

生活在小城里的童年时光总是美好得无限漫长。每逢过年,家人总要去门口小商店批几件啤酒。看着整整齐齐码在箱中的啤酒,不免生疑:这么多啤酒,需要喝到几时休?后来事实证明,显然是我多虑了。

亲友齐聚围坐桌前,自然要把酒言欢。小时候受大人宠爱,总会喝到啤酒瓶中剩下的最后一滴,美其名曰“福根儿”。开始是用筷子蘸一点,放到舌尖上舔一舔;再长大些,便能拥有一小玻璃杯底。我对这来之不易的“福根儿”无限珍爱,像喝很烫的开水一样,小心翼翼地啜饮。可惜每次都是浅尝辄止。

哈尔滨是一座充满啤酒花香气的城市。有一次在中央大街偶遇酒标展览,大为震撼。酒居然有这么多种,而且竟是遍及全球餐桌的饮料。我大姨姥喝农村袋装散白酒,一斤装,一块钱一袋。大姨姥端起酒杯臧否人物,十分有范儿,我便在家长里短间领略世道人心。

小时常听说老毛子贪杯,冬天酩酊,醉倒后冻死在路边;如今又听闻“三少民族”下山后,百无聊赖唯有以酒排遣,自此每年非正常死亡率飙高,多因酒精中毒。

每年秋收,东北农村的场院里便会堆满苞米。将这一年的收成卖完搬空,人们会用苕帚将地上散落的零碎玉米粒聚拢扫起,我问干嘛用,他们说有酒厂来收;在火车上与陌生人攀谈,细聊竟是酒厂员工。谈笑间说及酒厂内幕:酿酒度数不够?倒点生石灰来凑。闻之瞠目、心中骇然。硬座车厢里会给桌上的玻璃酒瓶额外贴一个标签,至今不知是何意。莫不是怕人醉后发狂,把酒瓶弃置车外,因此提前贴上责任标签?

酒是一种很特别的饮料。有肴无酒,定是遗憾。美食当前,吧嗒吧嗒嘴,总是要喝点什么才过瘾。白水太寡,饮料太甜,酒才是最佳选择。欢乐时要有它,酒能助兴;悲伤时更要有它,酒入愁肠排遣忧烦。我既不嗜酒,也不善饮,只是贪恋酒后牵连出的真情、真味、真意。酒是一种抒情方式,小酌、痛饮,浅尝、深醉,都是一种抒发。

席慕蓉在《爱的筵席》中写道:“是不能饮不可饮,也要拼却的一醉”。酒定有魔力,让人心驰。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姥爷

  

下一篇:爹地料理

  

本文标题:人生需要一场宿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0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