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肠相思

肠相思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学时给家里打的每一通电话,开头第一句,我妈一准先问中午吃的啥。

在《古诗十九首》众多的诗篇中,我最深爱的,不是“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的思念,也不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无奈,而是“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的叮咛。

越是朴实无华的语言越有真意,短短的几个字,饱蘸的是无限的牵挂和深情。举手劳劳,相别依依,人往往对自己的命运无法自主,所以相聚有时,离散有时。一人在外,让人格外牵挂的,最是饮食起居了。

大学时给家里打的每一通电话,开头第一句,我妈一准先问中午吃的啥。待我一一汇报完毕,方可开启下一话题。其实她不知,我虽对自己要求严格,却从未亏过肚子。倒是金风玉露,唇齿难忘,如今总把肠相思、肠相忆。

哈尔滨是座到处都飘着红肠香气的城市。也正因红肠独具特色,故以城市名冠之,成为了“东方小巴黎”的地域名片。红肠祖籍立陶宛,辗转来到哈尔滨,因得到当地人饮食习惯的改良,越发杰出。

制作时选用肥瘦相间的猪肉为原料,绞成肉馅后加入淀粉和多种调味料拌匀,然后灌入肠衣中。红肠做法复杂,需经烘烤、煮制、烟熏等一系列工序。

经过腌制的红肠裹足了浓郁的蒜香,经过烘烤,香气愈发嚣张,再由果木枝点燃带来的烟熏气驯化,味道更加迷人。成品红肠呈暗红色,外表紧实,切开却很软。

我最爱看红肠的截面了,粉红色的瘦肉中有白白的肥肉丁点缀,呈现出一种温润的美。如果没去过哈尔滨,你永远都不会懂当地人对红肠的热爱。

晚上六点,正值下班高峰,果戈里大街人头攒动。此时秋林商场却人满为患。探着脑袋东凑西瞧,寻着长长的队尾向前一望,才知道是哈市人正在排队买红肠。

柜台里面,一串串的红肠被一圈圈地码好置于塑料桶中,塑料桶一个摞一个,高度远超过柜台,让你不免担心,这么多,恐怕要卖到过期吧。

然而队伍缓缓向前,等终于轮到你时,你却惊讶地发现,存货竟然见底了!当地人买红肠不以节、根、条为单位,上下嘴唇一开一合,发出的总是“给我来一百块钱的”的声音。

售货员闻声麻利地剪下几段,随手往秤上一扔,我观察了一下,通常是四段,120元。在哈尔滨人的字典里,只有添秤的道理,没有减秤的说法。

最经典的红肠讲究七分瘦、三分肥,这个比例不能调,瘦点则柴,肥点则腻。所以如今为了迎合大众口味推出的瘦肉肠,徒有其表,并不美味。在吃肠这件事上,你是可以被“猪油蒙了心”的。

人们吃肠,创意无限。东北有血肠、松花肠,清真有面肠,朝鲜族有米肠,俄罗斯有肉肠,广东有腊肠,以及无须灌制的鸭肠、鹅肠……

肠的种类虽多,做法却都类似。均需将肠衣翻过来反复清洗,然后把调好味道的原料灌入其中,或蒸,或煮,或煎。

比如肉肠的淀粉比例更少,肉也不绞馅,而是切丁;米肠在灌制时加入了糯米,煮熟后又以平底锅小火煎之,成品外表酥脆,内里软糯咸香。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拧巴的故乡

  

下一篇:冬至

  

本文标题:肠相思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0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