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拧巴的故乡

拧巴的故乡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我的印象中,满洲里是一座非常拧巴的城市。文艺点的说法叫:鸡鸣三国。

在我的印象中,满洲里是一座非常拧巴的城市。文艺点的说法叫:鸡鸣三国。关于雄鸡一嗓子,究竟能嚷亮几国的黎明这种问题,我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

但是在满洲里的街头,你确实既可以见到虎背熊腰的,留着寸头、着贴身黑T恤、项戴小拇指粗金链子的有着黑社会标配的东北人,也可以邂逅金发碧眼、身材婀娜曼妙的俄罗斯少女。

更可以与身材臃肿,每走一步都会带来全身脂肪剧烈抖动的俄罗斯大妈擦身而过。还可以遇见走路左右摇晃,双腿罗圈、颧骨泛着红光的蒙古人。当然啦,还有遍布全国各地的,自带语言隔离系统的温州商人。

人群熙来攘往,都是为利而来。满洲里因贸易而兴。1911年,横扫东北的大鼠疫最早就爆发于满洲里。有史可查,彼时的人们就开始通过貂皮、獭兔皮生意赚取利润。当时的人们为了追求暴利,肆意屠杀、随意丢弃动物尸体,造成了鼠疫病毒的大范围蔓延。

然而历史沧桑浩荡,百年短似一瞬,如今鼠疫早已被人类消灭,但貂皮贸易依然红火。

满洲里地处边境,火车开到了这里,就到头了。北京-满洲里-俄罗斯的K20次国际列车经满洲里出境。在广袤的蒙古高原上,中俄两国的国门,寂寞地遥遥对望。特殊的地理位置,带来了人员的巨大流动,也带来了文化的碰撞和融合。

经过长期的沉淀,满洲里形成了特色的地域文化,是典型的跨文化研究样板。走在街头,店铺的招牌标有中、俄、蒙三种文字,而且通常以俄文为主体;店铺的售货员,可以用流利的俄语忽悠,也可以用纯正的“大碴子”味东北话将你热情地挽留。

街边的建筑,有典型的、装着钢窗,外表灰蒙蒙的朴素的北方楼房,也有带着宽阔院子,自己烧煤、屋里有炕的平房,也有黄灿灿、由松木搭建而成的俄式“木刻楞”,以及带有宽敞大楼梯的前苏联建筑。

当然,也少不了草甸子上散落的、牧歌般诗意的蒙古包。

建筑之外,饮食也独具风情。在满洲里,你既可以吃到“林妹妹,猪肉炖粉条子你可劲儿造”的正宗东北菜,也可以尝到膻气把人撂一个跟头的蒙餐,还可以得到热量奇高、“战斗的民族”的饮食补给。

东北大炖菜是最受欢迎、喜“闻”乐见的平民美食,对于俄餐和蒙餐,大家往往就浅“尝”辄止了。内蒙的蒙餐除了手把肉、煮羊杂、烤全羊、奶食外,更常见的是风干肉手擀面和馅饼。(馅饼一定是全肉的,即使有菜,也只能是剁碎的大葱,如果有菜,就叫盒子了。)

如果对于这些,你都觉得“腻”字当头,那一定是没吃过外蒙的蒙餐。黄油、朱黑、西米单、无糖酸奶,以及咬一口油就能窜出半米远的死面布里亚特包子,才叫怎一个“腻”字了得。吃完绝对让你生无可恋,毅然决然地遁入素食之门。

“战斗的民族”对于饮食更是随意,俄餐里最常见的是硬到可以拿来敲钉子的大列巴,粗过大擀面杖的肉肠,甜到忧伤的各式果酱。好在虽然老毛子做什么菜都要放稀奶油,幸而有酸黄瓜、红菜汤和格瓦斯可以化解油腻。

饮食之外,在满洲里,看病和洗澡也尤有可观。满洲里有家中蒙医院,有一段时间,我吃过蒙医开的胃药。药粉辛辣灼热,里面还配有小的砂石子。想来一定是蒙古大夫从家禽界得到的启示。我还听到过更可怕的说法:“有胃病吗?吃三年羊油自然就好了。”

羊油凝固点高,莫说吃到胃里,就是粘在锅上,都会让刷锅的人觉得厨房受到了羊油诅咒,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用来保护胃黏膜,或许真的有用吧。偏方只能偏信,我最终也没敢尝试。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些出场自带音效的吃食

  

下一篇:肠相思

  

本文标题:拧巴的故乡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0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