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最爱大马牙

最爱大马牙

作者:追风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尽管直接经验不足,但当我听说玉米里有个品种叫“大马牙”时,立马就在心中认定,这个名字非他莫属了。

中文绝妙,且往往妙处难与君说。比如“牛眼睛般”,既可能形容某物很大,也可能是在说它很小。比如东北人的餐桌上有道开胃菜名曰“老虎”,有种汤被唤作“甩袖”,有种粥叫“大碴子”。

再比如不同品种的蔬果各有名称:西瓜里的“早春红玉”、“黑美人”、“墨童”;浆果里的“熊瞎子果”、“天天”;蘑菇里的“狗尿苔”;番茄里的“贼不偷”;葡萄里的“马奶子”、“仙人指”……

中文妙就妙在可以悠然心会,却万不能拆开揉碎了分析考究,否则一准地滋味全失,像嚼罢的甘蔗和槟榔。

因为中文美妙无比,所以我写文章时总不安分。总喜欢把字句不断排列组合,企图像写现代诗一样,通过语言的陌生化,追求不一样的感觉。这并不是个好习惯。

在我看来,越是质朴的东西越有打动人心的力量。文学归于朴素,它源自人们对于美的本能追求。

我没有见过马牙,但我观察过马的眼睛,马眼睛会说话。它温和娴静、却又幽寂深邃,仿佛涵容着整个宇宙。

我没扒过马的下巴,据说人能通过牙齿判断马的年龄,故成语里又有“马齿徒增”一说,这也是中文一妙。

尽管直接经验不足,但当我听说玉米里有个品种叫“大马牙”时,立马就在心中认定,这个名字非他莫属了。

为上大学,我在吉林待了四年。融入之后渐渐有了感情,我亲切地叫它“玉米之乡”。

在我们学校附近,有一大片玉米地。东北大地平坦广袤,黝黑的土色连云,黑土和白云的故事,就是打这来的。

良田漠漠,玉米杆子不甚数、望不到尽头,明晃晃的阳光下,折射出有些发白的绿光;时有风来,吹得地里沙沙,律动一片。

有时出校门闲逛,正好碰到戴着草帽下地归来的农大学生,顺势自我调侃:“我们都拥有光明的未来。”

心底里突然有一个吆喝声响起:“苞米、黏苞米,新出锅的热(ye)乎黏苞米”,我被吸入了记忆的漩涡……

在东北学会了说“但凡”,嗯,但凡见到苞米,我总是没出息地犯馋,坚决买买买。

六月末七月初,田垄里的青苞米刚成熟,置于炭火之上哔啵作响,生烤着吃最香;自此一路啃到十一月,当年收获的玉米,煮着吃最糯;冬日漫漫,大炖菜配大饼子,最是解饥耐嚼;春寒料峭,翻出珍藏的玉米配上饭豆熬成一锅粘稠的粥,最是暖心舒胃。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老姨

  

下一篇:监考记

  

本文标题:最爱大马牙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80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