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门后面

门后面

作者:蒲末释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十一岁那年,发洪涝,田里的庄稼全部都被淹了,生满了一堆黑漆漆的虫。远处看去,像一团稠稠的脓液,风怎么吹都吹不散。

我十一岁那年,发洪涝,田里的庄稼全部都被淹了,生满了一堆黑漆漆的虫。远处看去,像一团稠稠的脓液,风怎么吹都吹不散。

我站在半山颠看得出神,干脆一把火烧了吧,但奶奶告诉我不要玩火,我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想到上一次不小心把村头的草垛烧了个精光,被父亲用皮鞭抽了一顿,至今还记得吃饭的时候牙齿疼得哆嗦的滋味。

可那几天,我尝到了比痛更不好受的滋味,饿。

饿得我心里发慌,饿得晚上睡觉忍不住想要啃床板,饿得写作业的时候差点晕过去。

村里的男人陆续背着行囊,说是出去谋生路,风尘扑扑的,放学的路上,好不热闹。我兴冲冲地跑回家跟我爸说:我也要出去。我爸拾掇着手里满是补丁的秋裤,看都没看我一眼,淡淡说着:也不摸摸你档里有没毛,你出去能干啥!我怔怔地望着我爸,也不明白我爸为什么要提档里有毛。正当我要问他是不是档里有毛,话到嘴边,他突然起身从我身边走过去,手掌将我右脑勺一推,欠着身子在大堂的木梁上搜着东西,扬起一阵灰,扑得到处都是,只听到他声音粘稠的说了个:操。我被推到了房门口,眨巴着眼回了房间。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屋外摩托车的轰隆声,那声音渐行渐远,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我想我爸是走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问我妈:我爸走之前有留下些什么东西吗?她像往常一样傻呵呵笑着只顾扒着碗里的饭没说话。我又问我奶奶,她摇了摇头。我想着我爸还真是小气,连一个打火机都没给我留。我本来计划好了,等他走了去烧田里的臭虫,家里的火柴都被奶奶藏在她房间里,而且她每次出门都要把她的房间锁起来,我想找也找不着。

我爸出去的第二个月,寄回了一笔钱,我只看到那露出红色钞票一角的信封从我奶奶手中接过,转眼就被我奶奶带进了她的房间。

之后的每个月的月末,都有人来给我奶奶送信封。一直到年末,许多外出打工的人都回来了,一直没有我爸的消息,那个月也没有收到我爸寄回来的钱。班上的孩子都穿上了他们爸爸从城里带回来的新衣服,一个个都趾高气昂的从我面前经过,我啐了口吐沫,本想着给他们留个高傲的背影,却没想过那口吐沫像藕丝似的粘在我的嘴唇上,我使劲用袖子一抹,抬头张望四下无人,溜进了教室。

过了小年,我还是没能听到家门口响起的摩托车突突的声音,洪涝过后这种声音总在村里响起来,仿佛一夜之间家家户户都买了摩托车,而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爸骑着一辆摩托车回来,这样我就能骑着它带上荞叶,在村里新修的水泥路上兜风。奥,荞叶是班上最漂亮的姑娘。

大年三十前一天,我从山头放完炮仗回家,远远的就看到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车子,我兴奋得跑了起来,想走进看看它有哪些玩意儿。到了家门口,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正和我妈站在里堂对峙着,我妈嚷嚷着连我都没听明白说的什么,她只一直呵呵傻笑,他们两个看我回来了招呼我过去,我匆匆扫了警车一眼,还没看够,又不得不跟了过去,他们问我:你知道你爸去哪了么?我觉得这是一个反问句,一时不好回答。其中一个长得高一点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头,两个人走到屋前的樟树下,各自点了一根烟,小声说着些什么,没过一会儿踩熄了烟,开着警车离开了。我有错觉在警车里看到了我爸,原来只是车窗上映的我的样子。还没等我缓过神来,我妈在我身后突然一声嚎啕大哭,我猜想她一定是饿了。却听到她碎碎念着:明生他,他不见了。

奶奶很晚才回来,步子轻悄悄的,问我饿不饿,我重重的点头。她下了两碗面条,我一碗,我妈一碗,我妈很快就吃完了,说还要,奶奶说没有了,以后要少吃些。我扒了两口面,问奶奶吃不吃,她抚摸了一下我的脸说她不饿。我总感觉奶奶会哭,可她眼睛陷得太深,脸上的皱纹又挤在了一起,看不到任何泪水。吃完面条我就睡了,第二天就过年了,我爸还是没回来。

除夕的晚上,屋外轰隆隆绵延不断地响了起来,我拉着我妈出去看烟花,那些五颜六色的光在夜空中绽放的时候,她高兴得直拍掌。奶奶却一个人跪在大堂的观世音前,念了一夜的经。

我是在我同学口中得知我爸被抓起来了,那天我跟一个叫嚣着谁也赢不过他的胖子扳手腕,结果他三局三输,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说着:哼,你这劳改犯的种,爷不跟你比。周围人一阵哄笑,我挥的一拳落在他的鼻子上,瞬间鲜红的血就流了下来,大家也就散开了。

回去后,我问我奶奶,我爸是不是被警察抓起来了,她怔了好一会儿,点了头,又转身做饭去了。

过了几天,又有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不是原先那两个人,警车却像是原先那辆,我没仔细看,他们走过来问我有没有大人在家,我说没有,得等一会儿,到菜园里摘菜去了。他们又在那棵樟树下抽起了烟。我奶奶回来后,他们跟他说了一些,我假装走过去捡东西,听到他们说着:偷窃,判有期徒刑三年。因为没听清楚一开始听到的是说我爸偷铁,心里吓了一跳,偷铁也会被抓起来,那我岂不是也要被抓。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你我之间,隔着戏里戏外

  

下一篇:生刺

  

本文标题:门后面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77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