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壁花少年

壁花少年

作者:蒲末释 2016-01-31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秋成和秋年是一对双胞胎,秋年早出生几秒,是哥哥。

来,我们玩个游戏,叫做:猜猜我是谁。

秋年总是笑着拉着秋成站在人前,他俩对视一眼,狡黠一笑,站定了,就不说话。

秋成和秋年是一对双胞胎,秋年早出生几秒,是哥哥。兄弟俩出生的时候,左边脸都有一块拇指头大的胎记,盖住了整只眼睛,稍稍触到眉毛,浅淡的红色,像一朵早春清晨乍开的牡丹。

秋成却从未叫秋年哥,人前人后都直呼其名,从小衣服鞋子都是同套的,外人总是分不清谁是谁。有时晚上睡觉,秋年翻一个身,两张脸相对着,他都分不清到底睡着的那个人是自己还是醒着的人是自己。

秋成问过秋年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他问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在他心里这只能是属于他俩的秘密,但秋年说他没有,还学着大人的口气让他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秋成觉得秋年撒谎,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开始讨厌秋年,讨厌他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秋成一直很疑惑,连自己都分不清他和秋年,母亲为什么每次都能在他俩玩猜谁是谁的游戏时,一眼就猜准了。父亲有时候也会猜错,母亲说父亲是故意逗他们俩。每次父亲从工地回来,他俩就站在父亲面前,一个拉左手,一个拉右手,顺着步子绕几圈,然后让父亲猜,他总是笑呵呵的,可后来次数多了,显得不耐烦。

秋成记得有一天父亲回来得比较晚,他们拉着他玩这个游戏时,秋成被父亲扇了一巴掌,还听到他大声吼着:秋年你就不能懂事点!秋成来不及擦眼泪就看到秋年在那乐呵呵地笑。

“是他,他才是秋年!”秋成哭喊着嗓子,一眼的委屈哗啦啦直流。

父亲瞪了他一眼,咬着唇腮,扬手又要给他一耳刮子,被母亲及时拦住了。秋成知道那是父亲一贯生气的样子,像一头脱缰的兽。秋年却躲在父亲身后,呲牙咧嘴地朝他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和秋年上学的路上,秋成故意走得很慢,秋年在前面催他,他就当没听见。他不想和秋年出现在同一场合,却又不得不与他在同一场合出现。

在六年级以前,他俩一直在同一个班级,秋成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同学拿双胞胎说笑的时候,捉弄的都是他。他们会故意喊秋成的名字,他不答应他们就一直喊,他答应了,他们就说:原来你不是秋年啊。

这种无聊把戏,秋年却从不中招,他的脸上似乎有哪里写着“秋年”两个字。有时候他还会故意跟那些人一起捉弄秋成,连秋成说话的尾音他都能学到,秋成只能百口莫辩,等他们失了兴致,自然就不拿他当猴耍了,他只能这样想着。

秋成不知道为什么,在玩这种游戏时,他总是会输给秋年,那晚出生的几秒,似乎是一种冥冥注定,他只是秋年的一个复制品。外人看来,这个复制品近乎完美,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从小到大,秋年都比他招人待见,成绩比他好,跟长辈说话也大大方方的,秋成最多只能是算一个陪衬,一个完美的陪衬。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四年级,秋成从同学的课余闲谈中听到的一个消息:如果这次期末考,考了倒数第一,就有可能会被留级。

“跟下一届一起读,多丢人啊!”有人嚷着。

“少在这造谣了,是你想留级再混一年吧,反正你小学毕业了,你爹也会让你跟他一起去学漆匠。”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白马

  

下一篇:你我之间,隔着戏里戏外

  

本文标题:壁花少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77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