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奇诡绮丽的古风传奇——瑟居之妇

奇诡绮丽的古风传奇——瑟居之妇

作者:庆相 2016-01-31 1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即使隔了十几年的光阴,其间人祸天灾、烦苦困顿无数,风刀霜剑戮力劈伐,林庭芳还是一眼便认出了朱宣。

若要林庭芳说说朱宣,他必定要认为眼下的散漫是不合时宜的。

若要说朱宣,需要一壶白堕春醪,说者饮得微醺,才可勉强比拟面对朱宣时,观者那陶陶然的心境。

朱宣行止雍容、气品高华,但她并非如正厅高堂一般气派却死板。她有那一转眼间的娇媚,像堂上座后的屏风脚边拽出的一尾红罗裙摆,妩丽却不显山露水。

要说风致,朱宣一双横波眼便是最有风致的。寻常的美人眼,以形归类,或杏眼、或凤眼、或鱼尾眼,必是雅致细腻,一如工笔。朱宣双目轮廓论细致只在前一半,至眼尾处,混混沌沌,似有未尽之意;也因此,潋滟水波未被锁死在一方池潢中,那载着深春落花的风韵摇摇晃晃地从眼角漫出,观者沉醉,风月无边。

然则,观者并不多。朱宣所住的厢房轻易不启门窗,且她还以最厚的墨黑油纸糊上木棂,将朗朗天光无情隔绝在外,不屑受它半点眷顾。在室内,朱宣点了无数盏灯,高低错落,布置极为巧妙,人在其中任何位置,身周皆有灯光笼罩,绝不见半点阴影。

在如此昼夜不息的灯火辉映下,林庭芳却时常觉得朱宣的美是恍惚且不可捉摸的幻象。譬如某回,朱宣身着华服见他,可他目光数次注视,仍不能分辨她上身通臂襕纹样;那云气海兽仿若活物,随着主人抬肩扬臂而游动,寻找最舒服的栖身之地。

林庭芳最庆幸的是他与朱宣那极深的缘分。朱父年轻时被点为探花郎,按例头几年外放扬州任官。林家那时是扬州有名的豪室巨富,两家常常来往,交情颇深,因此林庭芳与朱宣可谓青梅竹马。那时节朝堂上党派相争,朱父对于调回京师不抱期望,便定了留守扬州的心。消了这层顾虑后,林父朱父暗察两个孩子性情相合,曾在口头许下婚约。

但世情难料,朱父后来意外被今上划为新派调回朝廷,以制衡朝中势力。两家分离后的头几年,尚有书信往来以维持这蛛丝般的联系;可分离带来的猜忌与疏远远非区区几页黄纸所能抵消,两家交情最终不了了之。

那年林庭芳十岁。林庭芳十岁后的人生可谓坎坷。林父犯了命案,起先林家财大气粗,满心不在乎,以为不过是桩用钱搪塞过去即可的小事;哪知死者妻子铁了心伸冤,熬过了十灾九劫,千辛万苦,一层层告了上去。她运气极好,遇上一位刚正得讨人嫌的官儿,两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结果终于把林父拿下问斩了。此番浩劫,种种巧合堪如话本,简直百年难得一遇。这一场人生大戏中,林家沦为了丑角,耗尽家资,人财两空,唯余几亩薄田,和那没来得及动的大宅。

林家那座有数百间厢房的豪宅从此空空如也,因财富聚起的世交一哄而散。事变之后,林母每日的工作便是一遍遍点数房间;她极有耐性地点了半年,神智日日受这落差摧残,终于不支病倒,不久便郁郁而终。

在浩劫最初,林家曾寻求过朱父的帮助,但得到的消息是朱父去年已因言官弹劾外调了,并无力量提供帮助。林家人不由感慨龙廷鸾殿上的波云诡谲原比世情更难料。

林母的遗命是不许卖掉大宅。这是她东山再起的妄想,但林庭芳还是谨遵母命,一个人守着这偌大空宅度过了少年时代。并非没有觊觎之人,但空屋久无人居,难免滋生异类。许许多多的乡野传说附加在这片屋子上,将其变为一座人工筑建的鬼林。

林庭芳决定无视这些传言,遵从圣训“子不语”。他立志考取功名,读书甚是用功。因他相貌生得好,同窗好友常拿他取乐,笑他一人住那么大房子,恐怕女鬼狐仙上门勾引。未得志的学子于这类书生美女的故事甚是上心,一谈起来就没玩没了,杜撰了十七八样版本。林庭芳不堪其扰,早早回家了。

当夜,林庭芳点了一盏孤灯在书房中读书,正值他读得入港,门外忽而缓缓响起叩门声。

当时是,那如豆的灯焰不具备刺破这无数重黑暗的实力,只将将照亮了林庭芳身周一尺,如一座孤茔;而这几重进出的书房因夜深黮暗,愈发空旷幽深。叩门声在此境中无情无性,如同地狱传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奇诡绮丽的古风传奇——海鸟

  

下一篇:姻缘符

  

本文标题:奇诡绮丽的古风传奇——瑟居之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75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