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把灵剑搅动的前世今生:蟠钢变

一把灵剑搅动的前世今生:蟠钢变

作者:庆相 2016-01-31 1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此剑气势凌厉,体弱者不能近身,因此庾僧虔将之挂于正厅壁上避邪,而宝剑总在夜间不翼而飞。

原题:蟠钢变

豫章侨人庾僧虔在琅琊王珂家做门客时,某夜,西厢外间有人唱一支曲子:“落日出前门,瞻瞩见子度。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当。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

声过哀苦,纤细有若不堪堂风的蛛丝,分明不是凡人所唱。但这庾僧虔性好诗赋,听闻此曲格式新颖、抒情直率,大有异趣,急欲知道余下曲词,便不管这月下歌者是妖是鬼,连声邀它入室。

门外异客起先不应,但经不住庾僧虔的恳求,便应邀入室。然而它扶上门框时,却又止步不前了。那异客道:“先生房中有一件利器,逆理悖序,杀气慑人,较之煌煌名器更令人害怕,某不敢进。”庾僧虔从墙上取下挂剑,收入匣中锁好,异客方才入门。

庾僧虔问:“阁下先前所唱曲子是何人所作,可否唱完其余部分?”

异客答:“某并不知是何人作的。说来惭愧,某乃上虞人,怀才难遇,自断于曹娥江中,死后唯余一缕孤魂,飘飘荡荡。一日,江上遥遥传来一阵歌声,哀伤近乎壮美。某心中大憾,反复咀嚼,不知今夕何夕,竟没听全余下部分。”

庾僧虔拊掌恨叹:“那阁下听了多少?”

异客再答:“只两节。一节便是适才所唱,另一节是——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庾僧虔在曹娥江畔买下一间竹舍,专候那歌声再起。然而半月过去,江上唯有风声雨声蝉蜩雀啼,皆非凡人肉耳可解。庾僧虔将焦急心生生熬成了饮酒清谈的逸致胆,夜海深浸的嘉月从约金钩赏成了鹊鉴圆。

在这等待期间,发生一件怪事,庾僧虔家传的宝剑总在夜间不翼而飞。那剑名蟠钢剑,剑纹若鱼肠,一如古之鱼肠剑;只是鱼肠剑不盈一尺,可令专诸藏于鱼腹中,而蟠钢剑有二尺七寸,是个上不及青锋下难为匕首的尴尬长度。此剑气势凌厉,体弱者不能近身,因此庾僧虔将之挂于正厅壁上避邪。

在这曹娥江边的竹舍里,蟠钢剑常常夜晚消失,天亮却又好好地束在鲨鞘中。庾僧虔起了童心,在廊外备下酒案,要深究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是夜,酒尽之时,院墙外竹林中响起一阵歌声:“……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正是庾僧虔心心念念的曲子。当他探身敛息,正欲细听时,江上突然刮来猛风,吹得竹枝乱倒、怪影憧憧,待得风止,曲子已唱过几节了,“……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理丝入残织,何悟不成匹。”

庾僧虔大急,连忙起身要去寻那歌者,却听辘辘车轮声停在院门外。

这是一辆云母车,以青牛四蹄为动力;车身并无多余杂饰,简白冷漠得教人心惊。车上下来一位娘子,身穿素白杭罗襦、绛碧结绫裙,顶上五叶金花冠约住的发髻比时下风行的缓鬓倾髻更加巍峨。庾僧虔不知这是哪家贵妇人,慌忙行礼,只听这娘子道:“庾郎不必多礼。”

她行走时如风行雾移一般,丝毫不见起伏。这娘子自述来历:“我乃是东汉时救父投江的曹娥,死后被潮神掳去为妃,潮神总奔波浪头,我一人居于水府中,寂寞无限。近日从水底精怪口中得知来了位庾姓郎君,于清谈一道上修为颇深,故来讨教。”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翁旦谣

  

下一篇:奇诡绮丽的古风传奇——海鸟

  

本文标题:一把灵剑搅动的前世今生:蟠钢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75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