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有人一生不讨喜,却被爱甘之如饴

有人一生不讨喜,却被爱甘之如饴

作者:闫晓雨 2016-01-31 1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姥姥撒起泼来那叫一个惊为天人,幸好姥爷秉性温和,不会和她计较,任凭她骂骂咧咧也还是沉默不语。

一:

她不识字,却有双漂亮的眼睛。

二:

早上坐地铁的间隙,捧着一本书打发无聊时光,呼啸大风从耳边穿过,不冷,刮得人脑袋嗡嗡。

介绍台湾美食的杂谈,字里行间,尽是温情。赖瑞卿先生一篇写萝卜的旧文惹得我有些心酸,矫情的不是食物本身,是制食之人。和他母亲一样,我身边也有这样一个人,做得一手好菜,却脾气暴躁,发起火来俨然一副过不下去的模样,处事尖锐,又得理不饶人。

她是我外婆,哦,不,我更习惯叫她姥姥。

或者,已过古稀的“坏老太婆”。

我没见过她年轻的时候,从我有记忆起,她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去买菜就算是两毛钱也会站在小摊前喋喋不休、锱铢必较,走道永远是直挺挺的,和陌生人说话的嗓门会特别大,语调冷冰冰,仿佛随时会蹦出一根刺。平常和邻里间太不太热络,总是独来独往。唯一的爱好是听戏,尤其是“醉打金枝”那一出,兴起时,也会偷偷哼几句,却在我闻声看过去的刹那,摒息,咽下去。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她,但不得不承认,她仍是陪伴我最久的人。

从六岁他们离婚起,妈妈带着我伤心欲绝衰归故里,我就再没有离开过姥姥家。因为要赚钱养家,妈妈几乎很少来管我,在所谓的童年里,我简直如匹脱了缰绳的野马,每日都在放学后的石板路上撒欢,爱上夕阳,难以自拔。

每天傍晚都能听到,她站在巷子口的台阶上,撕扯着嗓子吼道:“回家吃莜面!”那个回音呀,回荡在寂静的北方小镇,何止绕梁三尺,简直是绕城三里。

说起她这大嗓门,姥爷早已见怪不怪,几十年里,他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她经常会耍狠,遭殃的要数姥爷排第一。旧社会里,她算是小地主家的闺女,本应该是锦衣玉食安然度过余生。可偏偏生不逢时,父母去的早,两个哥哥又因打仗死在同一场硝烟中,只留得她自己孤独于世。因不是被至亲带大,当家早,7、8岁就站到了灶台边,沉淀在她身上就有种凛冽的气质。看起来难以琢磨。

但十几岁的姑娘,再怎么不尽人情,也还是会被光阴照料得格外出拓吧。(这一点,我是看我几个姨的长相猜的)

她没有关于青春的任何照片,这是无论何时她都会挂在嘴边的遗憾。每每看着我拿着手机45度斜角摆着非主流造型自拍时,这个怪老太婆就会瞥一眼,想表示出不屑,又掉落下羡慕。那个时候我才懂得,原来我们这一代人,从出生起,便得恩赐,可以有纸笔、相机、互联网等各种途径来记录生活,制造可触摸的回忆。

约莫到了该嫁人的年纪,村里的女孩,裁衣置缎、抹粉施黛,纷纷有人上门来说媒。只有刘家那别扭的闺女,还顶着大太阳去地里出力气拔麦子,啃哧啃哧,穿梭在稻田里,两耳不闻路边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艳遇是爱情最初的形状

  

下一篇:什么才是20岁女孩应该有的状态?

  

本文标题:有人一生不讨喜,却被爱甘之如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73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