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楼(一)

楼(一)

作者:算了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看着她满脸飞霞,当即把胸一挺,手在胸前甩两把:“明白吧?”不过我没想到,她知道我是女儿身还是要跟着我。

楼是一座小楼。

我取名为寂。寂楼是一座热闹的楼,由我坐镇。

王老板的儿子不见了,带着半车上等布匹来找我,没几日孩子回来了。王婆的女儿被附近的乡绅老头盯上,女儿抵死不从,王婆掂着一篮子鸡蛋颤颤巍巍地来求我,乡绅再也也没出现在这条街上。鳏夫老贾的牛被偷了,老贾在寂楼门口哭他的牛,哦,这次我花了好久,不过也成了。

人们都说寂楼里住着大善人,无所不能,有求必应。

这是牡丹告诉我的。我听了大笑。我是在一条花船上救下牡丹的。她那个酒鬼爹把她卖了,我正泛小舟,喝美酒,听到一女子鬼哭狼嚎,二话不说,一酒坛子飞出去,那个抓住她把她往水里按的男人倒在地上昏了过去,一张银票甩在老鸨脸上。牡丹说她不敢回去,她那个酒鬼爹还会把她卖掉。我看着她满脸飞霞,当即把胸一挺,手在胸前甩两把:“明白吧?”她摇摇头。

不过我没想到,她知道我是女儿身还是要跟着我。扮演着知己,厨娘,丫鬟以及管家的各种身份。

她问我,姑娘你怎么还不出嫁?我便问她,你想男人了?看上哪个就说,他敢不从我拍死他。

牡丹总是满脸通红:“你不嫁我就不嫁,我嫁了谁伺候你。”

我知她是真心感激,所以不多说。

但出嫁这种事,大概这辈子与我无缘了。以前也有过这种女儿态,可惜……

就这样坐拥一小楼,一个人,孤单了就在楼里舞我的大刀。闷了去不远处的湖上泛泛小舟。馋了去天香楼大吃一顿,再叫上一坛子美酒。

闲人一个。

可是我不想牡丹这样,她应该有良人在侧,做一个娇妻美妇。于是我找了媒婆,让给牡丹找一个婆家。媒婆捧着银子,嘴上的痦子毛一抖一抖的。

我作为牡丹的“兄长”,自然是要相看的。这个太丑不行,这个还可以,眼神太猥琐,这个嘛,一般般人吧,不过这酒没停过啊,不行不行不行。我躺在床上叹气,这媒婆不行啊,尽介绍的啥人啊?

牡丹在一旁偷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楼(二)

  

下一篇:秘密(下)

  

本文标题:楼(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8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