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终极奥义

终极奥义

作者:乐尧.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习惯性摸摸腹部,没有管子阻隔。眯起眼睛看到,天空亮得晃眼,白吊灯达不到的程度。

我醒来的时候,意外地发觉自己躺在马路上。也许不能叫马路,路面哪里这么光滑,倒像铺满地砖。我习惯性摸摸腹部,没有管子阻隔。眯起眼睛看到,天空亮得晃眼,白吊灯达不到的程度。

我挣扎着坐起,周围模糊一片,仿佛笼了一场雾,隐约分辨出几个身影,着的都是白衣。

这是哪儿?

能回忆到的最后一个片段大概是被各种仪器围得严实的我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床边的家人小声啜泣,紧握我的手,我也很想回握,但老是使不上力气。

眼皮反倒越来越沉,居然还听见什么歌声,尾音拖得很长,除此之外便是愈发微弱急促的嘀嘀声。有一种东西从我的身体中抽离出去,狠狠一疼,酸胀感过去后,家人的面孔一个个消失了。

我就来到这里。我往前走,迎面一位穿着旧时衬衫的中年男人走过来。“走”字用得也不恰当,可我钝痛的脑袋想不出别的形容词来。

他双脚游离地面,整个人飘在空中行走一般,毫无目的感,和刚才我见到的身影相似。

我也拿捏不准他是什么时候的人,可那款式分明只有电视中才会出现。约摸是我打量他的时间太久,他注意到杵在原地动也不动、模样好笑的我。

“你是新来的?”他来到我面前,我的面上霎时过了一阵凉气。

“这是哪儿?”我拿手触了触脸颊,冰冰的。他怪异地看我一眼。

“你已经死了。这儿是天堂。”

他眉毛扬了扬,手指向一个方向,我顺着看过去,竟出现一条长龙,延伸数十米,队伍最末端是张大桌子,一个长胡子老头坐在里头,手不停写着什么。

胡子随着身体的移动摩挲着桌面,多少年没有剪过的长度。

目光再抬,我的下巴要掉在地上,老人背后挂了一横幅,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写着:天堂注册处。 除露天有些不同,这架势气场和我见过的什么院什么局的登记模式没什么两样。

“你也可以叫这,另一个世界,如果你觉得舒服些的话。”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陆先生

  

下一篇:锦书

  

本文标题:终极奥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7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