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陆先生

陆先生

作者:乐尧.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听过人说:老师记得学生是一时,学生记得老师是一世。我总是心怀感恩。

上完补习班第一课,母亲总要问我,你觉得这个老师好不好。

我总会愣一下。好或不好,这种模糊的,漂浮在印象里的形容词,有什么评判标准。把学生个个都送往高校,便是好;反之则不好。这样好像有失分寸。学生和家长两辈人的心境是不同的,我实在不忍心把一个鲜活的、多面的人,把他的事业用简单一个或两个字框住。

我听过人说:老师记得学生是一时,学生记得老师是一世。

我总是心怀感恩。

小学时,我读城西,成绩挺好,唯一讨厌洪水猛兽一样的数学。教我的老师是一位姓陆的先生。那时老师总是换,在他之前已经换了三个,都不辞而退,事实证明我对那三个都没什么印象。

陆先生个子挺高,留不长的寸头,不戴眼镜,穿一件黑外套,线条笔挺,皮鞋锃亮,阳光而又温暖,比我们的父母还年轻一些。

我已经厌倦了年老的女教师,所以他一来,我就眼前一亮。

陆先生讲课总是赋予热情,偶尔玩笑,不把备课笔记举在手上,不照本宣科,让我觉得死板的数字都虎头虎脑得可爱。他说你们考到满分我请客吃饭。淘气的学生顿时把头从桌下着迷的漫画里猛抬起来,脸上游离着喜色。但这些总考零蛋,吊车尾,坐在教室最后面的学生热情撑不过三天。所以有幸或是无幸,他从未破费过。

上他的课大约一个月以后,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去。他站在几台电脑之间,正在整理试卷。

“今天上课的时候在干嘛?”他问。

“在听课。”我手攥紧衣服,头埋得很低,脸是发烫的。

“噢在听课啊,”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那就不要老看抽屉,抽屉里有什么宝贝吗?”

我的脸色一定难看得吓人。的确,当时我抽屉里摆了几个玩偶,是学生间流行的把戏。不过我只看了一次,最多两次,我的心依旧收得好好的,我的目光依旧顺着课本上的蓝字一行一行地扫,嘴里还默念着公式,怎么能谈得上不认真。仅有的几次分神,也是寂静无声的、不露声色的,怎么叫他就轻易发现了。

和他的第一次对话,他要我难堪是轻而易举的。那次我没有出声,他觉得我大概是不想承认,或根本没有勇气承认,小孩子的心里总是藏不住委屈的,被他一瞧就瞧见了。他拍拍我的肩,说:“你回去吧。”

那些放肆捣蛋的男生,观察老师总有与常人不同的视角。一次上课,我听见教室后面有奇怪的笑声传出来,可能起先本想放声大笑,但终究有些理智,开怀大笑被硬生生憋成了闷声闷气,像葫芦在唱歌。这样很多人都听到了,根本不知道缘由但被传染一样,一个座位变成一大排,都掩着嘴偷着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是你的眼:一对盲人的婚礼现场

  

下一篇:终极奥义

  

本文标题:陆先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7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