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们必须恋爱

我们必须恋爱

作者:张木木木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突然明白了,女人除了给男人安慰,还要给男人刁难。总之,做男人好难。

我要写一点儿我的故事,因为我没有什么故事,所以这件事情是有难度的。

但是没关系,我就是想做一点有难度的事情。

2011年我到青岛上大学,青岛一到了冬天就不停地下雪,而且雪很大,让人感觉老天爷一到了冬天就坐在云彩上弹棉花。

在我大一的冬天,那时候我还没有开始写小说,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何蕴红的。

8号教学楼的暖气坏了,一到了大雪天,几乎空无一人,冷得像个冰窖。每到这个时候,我便穿上那件陪伴了我好久的黑色羽绒服,可以绕脖子三圈再打个结的毛线围巾,戴上口罩,穿越大半个校园到8号楼去。

路上都是急着回宿舍的人,只有我和雪往那个方向去。我喜欢大片的白色,也喜欢纷纷扬扬的雪,这两个喜欢不分先后,相辅相成。我是南方人,来青岛念书的原因之一就是想看看频繁而苍茫的大雪。

每次下雪,我会顶着风雪到8号楼去,这是我的秘密,所以也没有人知道,我去8号楼干什么。

事实上,我去8号楼什么也不干,只是为了坐在视野最好的8601教室,坐在窗户边上,抱着一个装满热水的大杯子,看小说,看几页就扭头向窗外看雪。

漫天的雪和我仅一窗之隔,它们和风起舞摇曳生姿,和树枝和砖瓦和地面和泥水和万物都亲吻在一起,化成了寒冷跑进我的呼吸里,让我觉得感恩与不孤独。

那个时候,我又读了一遍川端康成的《雪国》,每次在来8号楼的路上,我都会在心里想起雪国开头的一句: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

你可能觉得那时候的我有点文艺,但是我知道,在很多人眼里,我就是个傻逼。

在8601看小说的时候,我听各种各样的音乐,新的和老的,安静的和热闹的,慢的和快的,纯的和不纯的,我听它们的目的之一,就是让我感觉有个人在我耳朵边上说话。

这足以证明我是孤独的,可以享受孤独又不甘于孤独。

我听到《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是张楚在1994年发行的第二张专辑里的歌,他那时候应该很红了,我羡慕这种可以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他唱:

大家应该相互交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新年

  

下一篇:我只是不想看你长大

  

本文标题:我们必须恋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