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新年

新年

作者:张木木木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们都说母亲好命,养了好儿子。但我觉得,其实是我好命。我能够长成现在这个样子,多亏了我母亲。

年假之前,母亲就搬到张叔家去了,张叔憨憨笑着,让我也过去,说是屋子都收拾好了。我婉拒了,说反正住得也不远,而且过完年就要回北京去。母亲又要结婚了,她烫了头,染了微微泛红的颜色,多少年我不曾见过她这样了,她身上还是穿着以前的旧衣服,系着干活时候的围裙,都是干干净净的。我悄悄问张叔,我妈好看吗?张叔挠挠头,有点害羞,笑着说,好看,好看。

母亲在老家的技校门口摆摊卖馄钝,张叔在旁边卖烤地瓜和炒栗子,天气冷的时候,母亲偶尔去离家近的菜市场那摆,张叔也都跟过去。我早就看出张叔对母亲有意思,他很照顾母亲,有什么重活,母亲不用叫,他自己就先预订了。

等我离家出去念书的时候,我特意嘱咐他,有什么事多帮帮母亲。听我这么说,他高兴得不得了。现在,母亲和张叔要结婚了,这是这些年来最大的好事,我想象不出谁的母亲再嫁会像我一样高兴。这些年,母亲为了供我念书吃了很多苦,应该有个老实男人来照顾她。而张叔,就是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男人。

几个月前,母亲打电话跟我说这事,支支吾吾讲不出口,只说张叔又帮他干了这做了那,我说,你就和张叔一块过吧,挺好的人,以前还老包地瓜给我吃。

母亲说,几个地瓜就把你收买了。

我说,我怎么着不重要,你觉着好就行。

张叔四十多岁了,年轻的时候在工厂上班,手不小心吸进了机器里,半条胳膊没有了,从医院出来后,没有工厂愿意用他,便出来摆摊卖地瓜了,也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了。

他俩很怕我不同意,我妈说,张叔知道了我这么支持,甚至对我十分感激。

我说,只要你俩能好好过就行。

每个人都希望可以过更好的生活,我没有资格阻止母亲获得更好的生活。回想父母离婚后的这些年,我和母亲相伴着生活,日子过得艰难且乏味,但是足够安稳。生活的目标也足够清晰,大抵就是我念书,母亲干活赚钱,将来能够过得更加安稳。这些年,在我和母亲的生活里,除却我没能忘记的关于母亲的几个片段,实在也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了。

我的家乡是中国北方的小城市,拥有漫长且寒冷的冬天,我去南方念大学,为了省路费,只过年回来一次。一年未归,下了火车,冷空气立马从各个缝隙往我衣服里钻,我的鼻子呼吸着风里的雪,像喝了浓烈的烧酒,呛得我直冒眼泪。

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家乡。             

北方的冬天的早上,下了整晚的雪,常积得过了脚踝。以往的冬天,我有过和母亲一起外出摆摊卖馄饨的时候,六七点钟,天还是黑乎乎的,攒了一晚上的寒冷扑面而来,路上没有几个脚印,偶尔能见到的人,不是扫雪的,就是和我们一样出门摆摊子的。

我带着护膝,骑着三轮车,母亲穿着自己做的大厚的棉裤和棉袄,坐在后边。到了上坡的地方,她就下来,帮着我往上推,我让她就在后边坐着,我能骑上去,她没有信过一次,反正总是下来推。天还是黑乎乎的,棉鞋踩在雪上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没有风的时候还好,有风的时候,即使是放了假,母亲也不许我和她一起早出了。而如果没有我和她一起,这些事,就只有她一个人做了。但实际上,我和她一起早出的时候实在屈指可数。

念书的时候,我坐在教室里背书的冬天的早上,太阳刚升起来,母亲通常已经卖出了十几碗馄饨了。我坐在教室里,从七点到七点半,看着天色由黑转得昏白,嘴上念着唐诗古文或者英文单词,心里却惴惴不安,这种不安,后来听我的一些同学说,大多数人都是有过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就像不认识我一样

  

下一篇:我们必须恋爱

  

本文标题:新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7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