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戏梦一重重

戏梦一重重

作者:桃夭小主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柳公子已经在正厅坐了许久了,迫不及待地问:“春官,小姐还没起床?”

我叫春官,是蒋小姐的丫鬟。

柳公子已经在正厅坐了许久了,我不得不再次走过去将他手边的杯子添满水。柳公子看我过来,迫不及待地问:“春官,小姐还没起床?”

我一边轻轻将水续上,一边轻轻答道:“小姐昨夜歇息得晚,所以今天也起得格外晚些。”见柳公子不再问话,我又悄悄退了回去。

我默默擦拭着这一堂紫檀硬木桌椅,瞥见他正直勾勾地盯着地上铺着的牡丹地毯。我心里知道,他不是第一个吃蒋小姐闭门羹的人,当然也应该不是最后一个,就任由他时不时发出吁叹。

晌午时分,柳公子怏怏不快离开后,我便轻轻上楼,将蒋小姐唤醒。蒋小姐起床后,就急着让我把衣裳取过来,我想她大概是今晚准备出去的。伺候蒋小姐这么久,每次看到蒋小姐梳妆,还是会在心底忍不住咋舌。

平心而论蒋小姐对待下人还是比较宽容的,可唯独一样,伺候梳妆是万万马虎不得。不过,蒋小姐对于梳洗也一向亲自动手,我只需要在一旁小心伺候就好。

我偷偷打量着蒋小姐。一身樱花粉薄纱旗袍,左手腕笼了一副白金镶碎钻的手串,耳朵上的坠子也换成了和田玉珠。待蒋小姐将眉笔放下之后,整个人娇俏无比。蒋小姐起身走到鹅卵形的穿衣镜旁,反复检查身上的不妥之处。

我记得三个月前蒋小姐也如同现在这般,在穿衣镜前反复照着,嘴里幽幽唱着:“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那身段,那姿态也难怪上门的男人趋之若鹜。

蒋小姐是青云班的当家花旦,柳公子就是在听了蒋小姐的一曲《游园惊梦》后,日日登门拜访。这两三个月蒋小姐的每场戏,柳公子都会去捧场。只不过前些时候,蒋小姐在唱《皂罗袍》的时候,就慢慢将心淡了下来,看起来就像要跟这柳公子断了来往。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蒋小姐曾经问过我,知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意思?我说不知道。蒋小姐笑了笑说,你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确实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我知道,这个柳公子没戏了。

蒋小姐的每次恋爱都像演戏,穿上凤冠霞帔她就纵情去。过了一些时日就是大幕合上,锣鼓声悄。戏演完了,自然人也没瓜葛了。不知道这次吴先生能不能幸免。

吴先生看起来年龄是大了一些,不过家境殷实,送给蒋小姐的首饰从抽屉里冒到了桌面上。

今天将小姐登台唱的是《长生殿》,所以早就坐在化妆台前仔细描画起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前尘误

  

下一篇:风尘错

  

本文标题:戏梦一重重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5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