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前尘误

前尘误

作者:桃夭小主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开始,尘子只是坐在墙头,然后便是大着胆子站在院子里通过窗子看。

今晚是尘子这个月第二十七次坐在这个荒败的墙头,而且一次比一次时间长。

尘子是妖,这是她最觉得骄傲的地方了。因为是妖所以便可以无拘无束,可以四处游荡,可以不穿鞋子踩着溪底的青石,可以肆意地躺在草地上数着夜幕的星空,可以悄悄坐在人家的墙头上偷偷看热闹。尘子喜欢坐在墙头上看人生活,慢婆婆、傻大个、巧媳妇、俏姑娘,和着缕缕炊烟,像是在看活生生的故事。

婆婆就不喜欢看人,但不阻止尘子看人。婆婆说,做妖的最终都会选择化人。婆婆还说过,做人要得,人心却是要不得。做妖的都想化人,而人无心则为神。这些虚虚幻幻的话尘子最听不得了,什么要得要不得的,尘子怎么也记不住。

尘子来到这个院子也是偶然,山脚下的这个小破屋怎么看也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那晚尘子为了躲避黑狼妖闪进了这间屋子。刚刚推开咿呀的柴门,冷不防前面有一豆灯光,尘子心里一慌,便跳到了墙头。

可这一跳,尘子的心就再也没有下来过。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一身月白色衣衫静静坐在窗前,面容清秀而不失刚毅。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些字从他口中说出,便化成了五彩的泡沫,绕在了尘子的周围,尘子不敢动,也不能动,怕一动便惊了这眼中人,夜中月。

日子久了,尘子闭上眼睛就知道他在干什么,翻书、批注、喝茶、皱眉、低吟、轻叹,这些就像一粒粒小石子,漾开了尘子心里的波纹。一开始,尘子只是坐在墙头,然后便是大着胆子站在院子里通过窗子看。后来尘子就走进了房间,她研好墨,他刚刚提起笔;她倒好水,他刚刚举起杯;他不问,她也不说。夜晚就在这样的默契中变得更加悠长。

今夜,尘子故意比以往晚了好久,当她推开院门走进的时候,心猛地向下沉了沉,他一如既往。今天的尘子是带着琴来的,她听人提起过:曲有误,周郎顾。尘子第一次觉得,犯错也可以这样可爱。可尘子终究还是没敢进去,只是在院子里,静静地把琴弹完,一曲终罢,石沉大海。他仍像以前一样,翻书、批注、喝茶、皱眉、低吟、轻叹。良久,他端起茶碗,氤氲的水汽立刻蒙住了尘子的双眼,泪水伴随他吞咽的节奏一滴一滴地往下坠。

第二天黄昏时分不到,尘子就来到这个院子,她想找个让自己死心的理由。让她疑惑的是,院子里竟是死一般的寂静。茅檐上的青草竟有一人之高,窗扉上也生出些许斑驳的苔藓,屋内破旧的书桌上,杂乱的躺些画纸,一夜之间屋子竟像无人居住一般。尘子掸去厚厚的灰尘,画末题款触目惊心。好熟悉的名字,可不就是后山墓碑上的名字吗?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尘子的心也越来越寒,她看着昏黄的灯光慢慢亮起,就像往常一样。

他面色不悦,对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尘子说:姑娘请回吧。尘子望着他微皱的眉头问道:为什么?

他冷冷的盯着尘子:因为我是人,而你不是。姑娘每晚都来,天明便走,试问谁家女子会像姑娘这样?我不说只是觉得姑娘本与我不相干,可现在姑娘确实打扰到我考取功名,姑娘还是请回吧,今后也不用再来了。

尘子想笑,眼泪却忍不住往下掉,婆婆曾经说过:不疯魔不成活。可不就是他吗?尘子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她不知道该可怜他还是可怜她自己。

月夜下飞扬的柳絮似轻飘飘的云,尘子痴痴地想,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个亲爱的陌生人

  

下一篇:戏梦一重重

  

本文标题:前尘误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5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