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朱珠

朱珠

作者:沐葛叶 2016-01-31 0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我们这个大家族里,朱珠那个骟猪的爹大概是身份最低下的一个女婿,朱珠不仅身份尴尬年纪也尴尬。

可能我从没跟你们说起过一个人,我的大表姐朱珠。

在我们这个大家族里,朱珠那个骟猪的爹大概是身份最低下的一个女婿,我也不知道当初大姨是怎么看上他的。而朱珠因为身份尴尬年纪也尴尬——她跟我妈一边儿大,我妈是家里老幺——打小只跟我妈玩玩,跟别人压根不说话。

我记得朱珠喜欢扎两个长辫儿,上面的红绳还是我妈给她的,因时日长了容易拉丝,我妈又把我的红绳给了她。朱珠长得好看,只是常常把头低着,瞧不出她模样。

我姥姥在大姨回家来要钱的时候总喜欢把孩子们都叫在屋子里,围坐一圈,个个都比鸭子还聒噪,只有朱珠缩在角落里不说话。

那时候我都四岁多了,朱珠早就是老姑娘了。

大姨就忝着脸听我们说话,直到朱珠拉着她要走,姥姥就丢两个钱过去。

这就是姥姥口里朱珠最大的罪行:对家里长辈连点尊重都没有。

对了,朱珠还有件最要命的事,她爹不是骟猪嘛,她就对这俩字特别敏感,只要她在家,谁也不许提,连同音字都不行。

因为家里是我妈做主,我妈就说,但凡朱珠来,家里只吃鸡肉和牛肉。

那时候还没分家,除了朱珠,按照风俗我表哥表姐们都住在一起,表姐们是大家闺秀不爱惹事,表哥们就不一样了,非从厨房里抓了一大块生猪肉出来,吃饭的时候一把扔在朱珠的椅子上。

朱珠当场就哭了,那是她第一次哭。

我妈老说,那天闹得鸡飞狗跳,差点把姥姥气出病,大舅舅倒提着朱珠打了一顿。

为啥不打表哥他们?男孩子淘气不是天经地义嘛!

从那之后朱珠就不怎么来了。

后来听说有个人来向朱珠提亲,那人是王公后族,聘礼下得可讲究了:一把祖传的珍珠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最残忍的不是你说不爱我,而是你爱她

  

下一篇:那个亲爱的陌生人

  

本文标题:朱珠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5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