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此夏经年(四):他走了,殒落我的星光

此夏经年(四):他走了,殒落我的星光

作者:十月山茶 2016-01-30 22:16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天突然下起了雨,俞梦也意识到,这个姑娘可能真的会一直等下去。

俞梦给我发了很长的邮件。

在邮件里,俞梦告诉我,她2岁左右父母离异、自幼随母亲长大,便早早的改了母姓。

她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是恨陆远升的,她总觉得如果不是因为陆远升抛弃她们娘俩,母亲就不会每晚靠在床边抚着她的脸蛋轻轻啜泣。这种强烈的排斥感,表现在每个月去见陆远升的时候,她都掩不住自己言谈举止里的火气。

“我的爸爸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俞梦写到:“不管我怎么讽刺他、激他,他都不生气,他依然给我买最漂亮的裙子、给我请最好的钢琴老师,他说我家梦梦就是公主,别人有的,梦梦一样也不能少。”

渐渐的,她对父亲的恨也少了,就开始做起梦来,她希望自己的父母复婚!

这样多幸福啊!俞梦想。

可是,这个幻想在俞梦16岁的夏天就被现实无情的打破了——母亲要再婚了!还是跟个蓝眼睛、高鼻子、体毛茂密的洋人!俞梦简直不能忍受!于是在母亲提出要带她一起移民到新西兰的时候断然拒绝,愤慨之下投奔父亲。

她觉得,既然母亲不要她了,那她就只要父亲!但是很快,俞梦就沮丧的发现:父亲也不那么关心她了!他会每次接电话的时候背着她,还会借着给她零花钱、要她出去玩的名义赶她出家门!哼,每次袖口都沾到了女人的口红,他还以为她不知道他有个秘密情人!

于是,夏天接近尾声时,为了抗议父母的不关心,快满17岁的优等生俞梦,第一次离家出走。

虽然这次出走只维持了近十个小时、她就在父母的簇拥下被车送回了家里,但因为这次出走,不仅一家三口难得的吃了一顿团圆饭,父亲也不再天天不见人影、几乎每天放学回家俞梦都能见到父亲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她开门的声音、便偏过头来对她轻轻一笑,说梦梦回来了。

那时,俞梦总觉得父亲的笑容温暖之余,总少了点什么,她说不上来。

直到一个周末的下午,她比平时回来得早。

父亲可能是倦极、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桌上静音的手机却一直一直倔强的亮着屏。本来她没想过理,但念头一转,想起了父亲近来那种难以解释的落寞与空洞,鬼使神差的就把电话拿了过来,发现电话是个没有存姓名的号码打来的。她点开通讯记录一看,父亲竟和这个号码几个月来有上百通电话!看来这就是那个神秘爱人!

俞梦气鼓鼓的,正想叫醒父亲质问他,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有一封新信息。她一咬牙,点开来看:是那个神秘恋人约父亲去私会!

真是不要脸!他是我爸爸,谁也不让!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此夏经年(五):在没有你的世界,我过得很好

  

下一篇:此夏经年(三):假如生活欺骗了我,然后我崩溃

  

本文标题:此夏经年(四):他走了,殒落我的星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3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