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此夏经年(五):在没有你的世界,我过得很好

此夏经年(五):在没有你的世界,我过得很好

作者:十月山茶 2016-01-30 22:16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可是陆远升,比起我的难过,我更在乎你。

葬礼前天,当晚,陆远升和我说了话。

他说,丫头,我爱你。

即使在梦里,我也能感到心脏剧烈地在收缩。

陆远升活着的时候,极少对我直接表白心情,现在阴阳两隔,甜言蜜语却开始日日侵蚀我的心智。

我挣扎醒来的时候,枕巾已湿透。

看窗外,黎明孕育在沉沉夜幕中,像一弯久睡未醒的彩虹。

我知道,该来的,迟早还是会来。

我到陵园的时候,礼堂里已经黑压压一片人,大多是陆远升的生意伙伴、员工下属、师长同学,他们或关系亲近、或久未联系,今天聚在一起,皆异口同声地感慨人生无常,劝俞梦母女节哀顺变。

俞梦穿一身黑色的衣裤,没有高跟鞋的衬托、个头袖珍的俞梦在此时显得格外惹人怜爱,然而她脸色平静,正目光讥讽地看着礼堂里与母亲周旋的各种人群——她看到我,眼睛亮了一下,恢复了些许神采,招手唤我过去。

她把我介绍给她的母亲,那个我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气质高贵的女人:“妈妈,这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一个年级的,她叫丛雅。”女人和蔼地看着我,向我伸出手,我木讷地回应她,生硬地挤出一句“节哀顺变。”后便退到礼堂角落里,不论俞梦怎么示意,我也当没看到。

我想我终究是介意的,在这场葬礼里,只有我师出无名,身份无法界定。相爱数日,最后却只落得一个“女儿的同学”的名头,我不是不心酸的。可是……我望向礼堂一边不断与宾客握手、鞠躬的一对母女,望向堂内中央处陆远升的灵柩与巨幅的照片,眼眶温热。

可是陆远升,比起我的难过,我更在乎你。

我的爱人啊,有世间最柔软的心肠,最温柔的情感。

我懂得,给不了我未来,你比谁都伤心。

我想起最后一次见面时,陆远升抚摸着我的手掌纹路久久不语,想起他每次在我要求给承诺时眼含悲伤。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英尺的爱(二):野玫瑰的肉与灵

  

下一篇:此夏经年(四):他走了,殒落我的星光

  

本文标题:此夏经年(五):在没有你的世界,我过得很好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3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