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鹿鹿的故事(二)

鹿鹿的故事(二)

作者:dear木木 2016-01-30 22:16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有一天,鹿鹿给我打电话,说她妈给她找的后爸过来找他了。

作者:dear木木|微信公众号heibaigushi1998

【01】

深秋的时候,鹿鹿因为是艺术生所以跟随老师一起去北京进修了。走的时候她将出租房里的钥匙交给我,说房子里有盆兰花,希望我有时间能给它浇一下水。

我答应了,可是鹿鹿走之后半个月我才猛然间想起这件事情,趁着晚饭时间带着歉意打开了出租房的门。兰花就摆在窗台上,因为房子里面很是空旷,东西特别少,所以兰花显得格外地孤单。叶子已经枯萎了,但是好在鹿鹿在旁边加了一个自动浇水的壶,所以那盘兰花并没有死。

我将壶里的水倒掉,重新上了一壶干净的水,又将兰花上面干枯腐败的叶子清理掉了,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开,却无意中看到了床头的一个相框。里面是鹿鹿和一对陌生男女,女人抱着一个小男孩儿,长得很漂亮,眼睛像极了深林里的梅花鹿。男人的手里牵着鹿鹿,他们笑得很开心。

我猜测那应该就是鹿鹿的母亲和父亲吧?彼时,我只是隐隐约约地听鹿鹿说她母亲做了小三,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也并没有体会到她心里有着一个多么大的伤口,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那种缺损的。

很多时候,同样的一盆玫瑰,放到你的手里你只看到了刺,放到他的眼里他却还看到了玫瑰,其实鹿鹿也是一样的。很多人觉得鹿鹿不听话,不懂得体谅她母亲的不容易。但是我们又何尝站在她的位置思考过?父亲死去,母亲跟别人好上,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还只有十五岁。后来奔赴异地读书,到高三毕业也才十七岁,十五岁到十七岁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刚刚形成的时候,你给她一颗毒药,只要你说那是糖她就愿意相信那真的是糖的年纪。

相框的底下还压着一叠照片,每一叠照片的背后都写着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要么是妈妈,要么爸爸或者弟弟。一笔一划却像是倾尽了所有的力气。最后的几张,圆珠笔的划线穿透了照片,可见她的心里是有多恨?可是上面缠着的胶带也在诠释着她有多爱。她的心里,铸成了两座地牢,一座埋着她的感情,一座埋着她的理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她的劫,没人能帮得了她,除了她自己。

很多的时候,一些大道理我们说得头头是道,可是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全他妈的是扯淡。你能笑看风云不过是因为你尚且没有在那风云之中罢了,你嘲笑别人愚蠢的时候,说不定下一秒你就在那愚蠢的苦海里挣扎。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时刻跟自己说尽量的宽恕别人也宽恕自己。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

【02】

二零一四年的的冬天,鹿鹿还在北京见习。去参加见习的那些孩子一半以上的有着家长的陪同,剩下的一半,父母虽然没有陪在他们的身边但是会时常去看他们。经常是带上一行李箱的零食水果给自己的孩子送过去,生怕自己的孩子在异地受了委屈。

鹿鹿寝室里面住了七个人,其中四个人是父母陪着一起过去的,北京的消费水平实在是高,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之下有住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是吃饭?

所以很多家长都是自己吃泡面给孩子叫外卖,经历过的人应该很清楚,在当时的情况,能够吃得起外卖已经是一种奢侈了。学校不得使用大功率电器,但是他们还是会趁着老师不检查的时候,偷偷地轮流用电饭锅煲汤然后等着自己的孩子回来。这样细碎的温暖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但是在鹿鹿的心里却如同一根利刺。

鹿鹿从超市里面买大堆大堆的零食回寝室,外卖也挑着最贵的吃。宿舍里的人都羡慕着她的阔绰,所有人都觉得鹿鹿是幸福的。长得漂亮,又有钱,还是艺术生,将来定是前途无忧。鹿鹿却在心里渴望着他们的生活,其实她的心里也希望有个人能够在她刚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为她定好了外卖,哪怕不为她煮汤只要嘘寒问暖的口头上照顾几句她也是愿意的,可是她的母亲呢?也许根本就已经忘了还有她这个女儿了吧?

鹿鹿的心里充满了对自己的讽刺,很多次都在电话里哭着对我说:“木木,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城市,我要消失在她的面前,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她。”她的话,透露着决绝。鹿鹿的母亲后来一直跟我说,她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那时候她这么的无助,我说什么也会去陪在她身边的呀。”鹿鹿的母亲在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她啊,凉夜的勇士

  

下一篇:浮生似海,只要有你(四):七年中的第二年

  

本文标题:鹿鹿的故事(二)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2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