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路口

路口

作者:2kays 2016-01-30 22:16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阴险狡猾不作为的男朋友。睡吧,她想,等你一醒来就会知道,我要离开你。

路口不大,西北角有个加油站,西南角是家川菜馆,东南方向一个银行,东北角是一间假日酒店。

她把车停在路旁,隔着一小段距离看这个路口。很明显最热闹的是川菜馆一角,而只有那里她和他从未光顾。他们在加油站加过油,在酒店买过房间,用的是刚从银行取出的现金——他坚持不使用银行卡。所以,只有这家川菜馆。她遗憾又愉快地看着它:今后大概没机会再来吃你。

他们约好今晚九点在这路口见面,从此便不需要再来。她在另一家更舒适的酒店订了间长期套房,下一个更长期的居所他们会有足够时间一起商量。现在是七点一刻。她并不打算按照约定在这里等他,她只是来看一看这路口,然后就去他(现在的)家附近等待。她猜测他要带上一些行李,并且无法开走家里唯一的那辆车。

她拉开包,找出一粒止痛药吃掉。每次做了不愿做的事她都会头疼,想到要做不愿做的事也会头疼。她自己的那份今天下午已经吃过了,这一粒是为他吃的。她知道他在经历什么。

她已经掉过头,朝他家的方向开去。那个地方她去过,但从没走上楼去。距离最近的一次,是他们要在外面过夜,可他忘了第二天工作要用的东西,他们一起回来拿。那天他的妻子并不在家,她仍然没有走进那个家去。他也没有提出邀请。他们俩都认为对方的做法很合适。

路况非常好,是她所希望的。她很害怕停滞在车流里,勾她想起下午的难堪。可是没过多久,即便是紧盯着无阻的前路,下午的难堪还是挤到眼前。她今天很早醒来,做了简单的收拾。男朋友在睡觉。起初她轻手轻脚,拉开衣柜拣出几件当季的衣服,搭在沙发上。缠好笔记本电源线,手机充电器。所有证件,摆放在各处的照片。一直到抽出那个大小适中的行李袋时,她心中涌起一股怨气——不是勇气,勇气不够她面对还在梦里的男朋友——不知所措于是邪生而出的怨气,才能够奇怪地打败愧疚与羞耻。她开始放大动作,手上加了劲儿,物品的起落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在她听来简直如除夕夜鞭炮那样响。她想借此惊醒男朋友。可是失败了,男朋友毫无察觉,企图永远沉睡。

她先是绝望随后平静下来。她走进厨房,给自己做一杯咖啡,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阴险狡猾不作为的男朋友。睡吧,她想,等你一醒来就会知道,我要离开你。

她很早就想做这件事,可是他不准。不要你先跳,他说。我们一起跳,我们一起摊牌。她看着他的嘴唇,吐出了这些字句的嘴唇,一时间头晕目眩。终于落实了。她像一个旋转了千万圈又千万圈的舞者,终于可以一头栽倒。是他的这句话,使她倒在了厚厚的绒毯上而不是冰凉的大理石。

说出这句话时,他并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个决定,一个庞大复杂,操作起来极其困难的决定。当时的情境是:已近深夜,意味着他们不得不再次分别。他们总在傍晚相见,相互纠缠,直到深夜,各自回到另一个人身边。他们永远舍不得,一拖再拖。有时她会哭,他会拉过她坐在地上,把她的头托在怀里,用手指一遍遍梳理她的头发。他不懂为什么有些男人厌恶女人哭,他从不。他在那些溪流般的泪水里见到的只是爱。他迫不及待地要回应:我也爱你,我也爱你呀。

那天晚上他们都心痛到了尽头。分别,一次再一次的分别谁都不能再忍受。她茫然地望着对面那堵墙,半张着嘴,像条着了陆的小鱼。她再次提到了分手,和她的男朋友。让我分吧,她乞求。于是他说,那让我们一起来。

就是这句话使他陷入今晚这棘手境地。他磨磨蹭蹭,欲言又止,笨拙盲目。时间已近八点,妻子仍然毫不知情,轻松自如。他唯一的成就是已经让她知晓他今晚要出门,她因此便不放心思在他身上,走进浴室洗澡。

伴着时有时无的水声,他一次次评估自己的勇气和战斗力。只有一个小时,事情能够得到解决吗?他对自己有着充分的不信任。一个小时,怎么能够讲得出口。他相信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可是如果不讲,今晚的第二程又该怎样解释。太难了。他坐在沙发上,被自己困住。

妻子洗完澡出来,换上了睡裤,见他还没出门,惊讶地催促。他抬起头,看见妻子的睡裤上有两只小熊。他顺理成章地崩溃了。

这个时候她已经来到他家楼下。她停好车,想象着再过一会儿就能看见他走出楼来。他手里一定提着一些东西。她想好了,不管他拿的东西是否多,她都要说一句:干嘛拿这么多。她想象他会说一句:因为将来很久啊。那样的话她就朝他很好地笑一笑,但是不会吻他——至少要等他们都上了车,并且驶出这个小区之后。他们从没拥有过很久,一段长到足以使他们互相厌倦的时间,他们太想有了。所以想想吧,今晚之后。啊,今晚之后。

她没有抬头向楼上看,她一丁点儿都不愿意设想他正在经历的一切。他要比她难,这一点她承认。下午的男朋友,仿佛一座经历了四季变换的庭院。收到她的分手提议,一开始他困惑,又因为仍存睡意而不够敏锐,以为她在撒娇。接着他察觉到她过分礼貌的坚持,以为这是一次威胁。于是他聪明了一些,开始为上次见她父母时发生的一些不愉快道歉。她忧郁地不再说话。很快他明白了情况不容乐观,已然无法逆转。他直接走向了愤怒,指责她不可理喻,玩弄他人。她开始冷漠起来。胜利在望,她不再出一兵一卒,只用冷漠小心呵护。直到男朋友请她滚,她径直走向整理好的手提袋——这再次激起了男朋友的怒火:她竟是蓄谋已久,不可饶恕。男朋友挡住她的去路,逼迫她给出合理解释。过程中产生了激烈的身体冲撞和部分家具损坏。她由于恐惧流下眼泪,捧起男朋友的脸颤声求他:就让我走吧。男朋友胸膛起伏,大睁着眼睛,怪异地笑起来:好哇,好哇,你走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些时刻

  

下一篇:同归于尽

  

本文标题:路口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6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