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李白白

李白白

作者:2kays 2016-01-30 22:16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李白白认识了陈苹果之后,心思里有贼,她不敢单独联系陈苹果,生生等了半个月,人都憔悴了。

李伯伯要当红军,红军不要那伯伯。——《李伯伯》

你根本不会知道,在一个哪怕最为普通的夏夜,全北京有多少人在吃串儿。要再有好天气,串儿摊子就壮大起来,星星点点缀街连巷,淌成银河。串儿气入风,熏走了白天滚烫太阳烘熟的垃圾腐味儿,再勾回不知哪里何种花的惑鼻香气。又美好,又便宜。

【开始了】

李白白并不算胖,可是健康结实。她是今晚的新人,王梨带来的。赵香蕉坐李白白旁边儿,递给她一个串儿,李白白接了:谢谢。赵香蕉看着桌子底下李白白蜷起来的小腿,心想这姑娘真壮实啊。

大家都挺热情友好,表现为人口普查李白白:你哪儿人呀?你哪儿上的学呀?你学什么的呀?住哪儿啊?上班儿远吗?李白白受宠若惊,心里分辨着谁男对她有兴趣,谁女对她有敌意,赵香蕉都结了婚了为什么老给她递串儿,陈苹果老不说话他到底是不是单身?

陈苹果是否单身是一个哲学问题,众人无法准确定义。

过了凌晨一点,赵香蕉一捏杯:来吧,杯中酒。大家眯缝着眼睛纷纷举杯。一半儿人举举就放下了,是个意思。姑娘们开始收拾包,其实并无杂物可收拾,只是给时间。散局有学问,谁和谁走,谁没和谁走,都有讲究。

赵香蕉把自己酒喝完,看王梨一眼。王梨不抬头,勤勤恳恳收拾包。

赵香蕉转头问李白白:你怎么走?

李白白心说这还用问,但是出于礼貌加了点儿迟疑:我呀,我和王梨一块儿走吧?

赵香蕉一点头:那行。接着给了陈苹果一个眼神儿,意思是:我可帮你问了啊。

陈苹果感受到了这份友情,回馈赵香蕉说:那我跟你走吧。

赵香蕉说成,我捎你,车停对面儿了。

李白白一听紧张了:你喝酒了还开车啊?眼睛箍着陈苹果,怕他死在赵香蕉手里。

赵香蕉一挥手机:我代驾啊,叫着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厌恶好天气的男人

  

下一篇:一些时刻

  

本文标题:李白白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59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