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为了纪念的忘却

为了纪念的忘却

作者:维佳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和她在医院的妇产科人流手术室门口坐定。在那家医院的妇产科,哪些姑娘是来打胎哪些是来安胎几乎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我其实是有一个姐姐的,尽管我也有鲜红的独生子女证,也一样拿独生子女津贴长到了18岁,也哀叹过独生子女丰饶又寂寞的青春,但我其实,也曾经叫过一个比我大半岁的女孩子“姐姐”。

那时候我妈再婚,在那个我一点都不熟悉的客厅里,第一次见到了我的姐姐。她脸上有一对酒窝,笑起来的时候睫毛会微微的颤动,一看到我就用白净的胳膊搂着我的肩膀,语调甜蜜地说:“我就是你的姐姐。”

那时候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上了高中,怎么也和初中时代没见过市面的柴火妞儿有了点区别。学校里下了晚自习的时候,操场上开始出现一些我熟悉的身影肩并着肩散步,我承认心里是羡慕的,但又没有人可以倾诉,还好这时,我想到了自己是有一个姐姐的。

所以在一个冷得惊人的冬夜,我跟她分享了我对于一个男生隐秘的爱情。这是一个秘密,我自认为掩饰得很好,连日记都不会泄露我的秘密。但我知道,每天我看到他出现在校园门口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空白上好几秒,所有的心思都用来细细记录他走向教学楼的每一步,好像他的目的地,并不是这幢冰冷的大楼,而是坐在大楼窗畔眺望的我。

“我的妹妹这么漂亮,当然会有人追的。”她把我们身上的披着的棉被我身上多盖了一些,虽然我每讲到兴奋处就会一抬手把被子从肩膀上掀落。这的确是一个冷得惊人的夜晚,但家里的暖气热得我们只能打开窗子透气。姐姐提议可以坐在窗口看不经过迷蒙玻璃窗折射的一手星光,我们于是就这样荡着四条腿坐在窗口,窗口喷射出的热气在冷空气中化成一团白雾,让我们看起来像是坐在某个梦想的火箭发射器当口。

并不是每个人的梦想都能被火箭发射器助推。我不觉得自己是幸运到天上的人,经过两年高三,才勉强考上了一所拿得出手的大学,她梦想火箭的燃料,则好像装载得更少。她毕业前的家长会是我去开的,为了让我妈的西服在我身上不显得太奇怪,她还帮我用电发棒卷了头发。

我说我是她的表姐,班主任的眼神有狐疑,但更多的是不在乎。她后来也进了和我同一所大学,但是以自考生的身份进入,家里人替我摆庆功酒,我怕她难过刻意不提大学的事情,她倒是乐呵呵地说“反正最后文凭都是一个大学的”,随后就自顾自地吃起菜来了。

她的快乐和满不在乎,让我的小心翼翼显得那么多此一举,我于是不再顾及,也肆意地从她的碗碟里抢自己喜欢的菜,两个人闹成一团。

进入大学没多久,我们父母的婚姻就宣告破裂,我似乎没有理由再叫她姐姐了。她的名字叫周莉莉,简单上口,但我无论如何没有办法对她说:“周莉莉,我们去吃饭吧!”之类的话,经过整个高中阶段的强化,我似乎只能喊她,姐姐。

但我还是很久没见她。尽管校园不是很大,但要避开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不是有很多课么?不是有很多课外活动么?不是有很多男生在追么?所以整整一学期,我都没有见到她。直到放假前她突然出现在我的寝室里。她面有难色,可能是跑得太急,头发也显得乱蓬蓬的。

“你有空没?”她的声音里甚至带着哭腔。

我和周莉莉自大学以来第一次又肩并肩站在了一起。女孩子过了17岁,身体的变化总不那么明显了,但能看得出周莉莉胖了一点。因为脸圆了起来,她的酒窝也显得更加明显了,像是一颗丸子里刻意挖出来的小坑。周莉莉站在我的身边,我们俩身材差不多高,彼此沉默着在操场上绕圈。同班的同学跑步从我身边经过,拍拍我肩膀问:“和同学散步呐!”

我连忙应了一声:“嗯,和我姐散步。”

同学的脚步渐渐远了,耳边却传来周莉莉的哭声。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鸵鸟之丘

  

下一篇:与未知相遇,七分欢喜三分孤寂

  

本文标题:为了纪念的忘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5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