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美人鱼的眼泪(一):割下鱼尾也没能得到双腿

美人鱼的眼泪(一):割下鱼尾也没能得到双腿

作者:维佳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位真男神正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我们的身边已经聚集不少上学的人群,男生女生都在盯着我们这边。我的脸红了。

十七岁生日对于我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生活还是一如往常,一切都按照学校的课程表有规律地运作着。

六点半是我起床的时间,如果运气好,最多还能睡十分钟。吃或者不吃早餐,七点我必须准时出门,骑着我那辆新买的红色山地车,飞驰在上学的马路上。

这辆红色的山地车,我十七岁的生日礼物,是我有意无意数次向我妈提起在上学的必经之路上看到的车祸后得到的。天!我今天就十七岁了,就算我耍了点心眼儿得到了一个昂贵的礼物,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吧!我不过就是想让自己在这所省重点高中里,显得不那么突兀得可怕。

你知道,学校就是一个小小的社会,每个人都会被分属到不同的小群体里,而这种区分,甚至在大家到达校门的那一刻就会开始。学校门前设置了一条长长的缓冲带,所有的师生都会在这条缓冲带前下车,相熟的学生之间会趁着这个机会打个招呼,一天的生活就开始了。

骑着公主车的,就是那种车把特别高、车座特别低的自行车的女生,大多是披散着长发来的。学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女生留披肩长发,但因为学生成绩好,执行得倒也不严格。而且就算是被教导处主任亲自抓住,这种披肩发女生,大多是天生的嗲精,再加上姣好的面容和柔顺的性子,泪眼汪汪地看着老师说自己扎头发的皮筋断了马上就去找同学借,老师也一般不会怎么为难她们的。

骑着山地车的,大部分是男生,主要特点是时刻都想彰显自己的酷帅。他们的主要特征是大多半匍匐在自行车把上,撅着屁股使劲往前蹬,好像随时都在进行一场莫名其妙的追逐赛,好发泄自己无处排遣的荷尔蒙。

骑着破车的,那锈迹斑斑的车架,那永远打不响的车铃,那洋不洋土不土的外形,注定了他们的主人是校园里最不受瞩目的一群。他们大多衣着朴素,沉默寡言,在班上要么是学霸要么就是万年吊车尾,成绩极好或成绩极差是他们获得存在感的方式。

或者,就是像今天的我这样,骑着最新款的山地车的女孩。我会告诉你我们就是学校里最让人羡慕的一群么?像男孩子一样帅气地骑着山地车,像女孩子一样有着乌黑亮丽的长发,男生把我们当兄弟,女生把我们当姐妹。有我们在的场子永远不会冷场,讲笑话谈流行无所不知,实在不济,还可以自黑来调节气氛。

我800度近视,从小学开始就得靠带着眼镜才能看清黑板,没有眼镜我根本活不了。带着眼镜确实会有些麻烦,比如冬天一进室内,眼镜上就会蒙上一层白雾,体育课如果是篮球项目,就千万得小心别被球砸到脸,不然鼻子疼都是小事,眼镜碎了万一扎到眼睛那可就完蛋了。

因为这些不便,我也想试试隐形眼镜。但在我第一次摘掉眼镜后,赵彤的表现就让我彻底打消了念头。

“我的妈啊!”她看着没带眼镜的我捏着嗓子尖叫了起来,“简直太难看了,你这么多年戴眼镜,眼睛早就变形了,现在看起来眼睛看起来鼓鼓的,像是……像是死鱼眼!”

我慌慌张张地朝自己脸上摸了一把,想要确认眼睛是不是真得鼓成了鱼眼。赵彤则撇着嘴,一副觉得惨不忍睹的神情,连忙让我赶快把眼镜戴上。

从此后,“鱼眼”就成了我的花名,甚至成了我们小圈子的一个暗号,每当遇到那种大家都觉得百无聊赖的时刻,总会有人说,陆云锦,把眼镜摘了吧!然后我摘掉眼镜,他们哄堂大笑。久而久之,我开始觉得这样自黑一下还挺好的,毕竟摘个眼镜就能换得大家开心,这代价,还是挺小的。

总之,今天,在我十七岁的第一天,我已经做好准备用最棒的状态来迎接这全新的一天。我把许茹芸的磁带放进Panasonic的Walkman里,擦了擦眼镜,穿好外套,背上书包,顺手把门口的日历撕掉,走出门去。

这是1999年的2月18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美人鱼的眼泪(二)再选一次,我也宁愿为你成为泡沫

  

下一篇:圣婴

  

本文标题:美人鱼的眼泪(一):割下鱼尾也没能得到双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56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