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计划生育时代的送子观音

计划生育时代的送子观音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舅妈就这样将村里所有妇女的接生权揽到自己手里。她的身姿迎风招展,盛开在男性隐秘的欲望里,绽放在自己飘飘然的事业上。

作者:颜彦清 | 授权发布 | 原标题:送子观音

舅妈长得很精彩。

三十多岁的人,唇红齿白,皮肤嫩得能滴出水来,一阵风似地走过,带走一片人火辣辣的目光。

舅舅生性风流,花花事就没断了,舅妈根本没上过心:“猫偷腥还不是正常的,玩够了还是得回家。”每当舅舅带着那几乎被折腾地散了架的身体狼狈回家,舅妈就当没看见,该喂鸡食喂鸡食,该打猪草打猪草。小腰扭得风摆柳似的,看得舅舅的火一阵阵地往下蹿。结果身体是真散架了。

舅妈原先在村头卫生所给人接生,谁家的媳妇肚子大了,那第一件事就是领着全家敲舅妈的门,大包小包地送过来,拜托的话成筐讲。那时候农村妇女的生育和现在不一样,生子和进阎王殿就隔了一层纸,回得来回不来就得看接生婆的本事了。

会接生的也不光我舅妈一个,比如住在老槐树底下的李媒婆,接生经验丰富。但脸上长着一颗醒目的瘤子,看得人心里直哆嗦。阳光一好,她就喜欢捧着自己的脚底板使劲抠,一层一层跟蛇蜕皮似的,本来想找她接生的人见到这一幕也喉头发紧。

谁家孩子不愿意生下来的第一眼见到的是个美人胚子,按老话说:这样孩子才能长得顺。舅妈接生的时候声音轻柔,手下却一点不慢,柔嫩的声音像镇定剂将一个个孕妇紧张的情绪抛到九霄云外,利落的身手减少了无畏的等待与痛苦。生了儿子,她必定出来报喜:“恭喜了,是个大胖小子。”若是个不带把的,舅妈也满面笑容:“生了个贴心小棉袄啊,招财宝!”

舅妈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将村子里所有妇女的接生权揽到自己手里,从东头到西头,从田间到产房,她的身姿迎风招展,盛开在男性隐秘蓬勃的欲望里,绽放在自己飘飘然的事业上。李媒婆落寞地在柳树下一层层地蜕皮,嘴里一直在嘟囔:“真他妈地怪,都喜欢让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接生。”

舅妈没生养过,具体原因不明,到底是舅舅风流过头还是舅妈不愿,这样的猜测顽强地生长在各种闲谈里,却一直得不到任何证实。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于舅舅太过风流,造孽过深。

舅舅风流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莫过于那次被人堵在被窝里。

堵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舅妈。那一次,是李二炮的媳妇难产,一般这种情况都需要一个多小时,孕妇精疲力竭,舅妈也拼尽全力才能母子平安。事情寸就寸在这里,虽说是难产,但有惊无险,孩子还算顺利地下来。舅妈回来时还特地带了舅舅最喜欢喝的酒,推开门,两条白花花的蛇纠缠在一起,舅妈斜睨着床上的一团:“别着急,别着急,现在着急容易阳痿,这点我比你懂!”

这样的细节我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舅舅确实把事闹大了。因为他搞的是村长的媳妇,更重要的是村长媳妇当时还怀着孕。

村长就是“土皇帝”,敢在他头上动土,后果可想而知。村委会上,村长一点也不避讳:“你睡了我媳妇,我就要睡你媳妇。”眼神邪气而凛冽,放肆地打量着舅妈。

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不了了之的主要原因是风向变了。计划生育的口子越扎越紧,女性生育过一个的,不断地号召他们结扎。而真正系统地到镇里学过结扎的只有舅妈一个,不用也得用,村长这回是吃了个蒙头亏。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一胎上环,二胎结扎,超生又扎又罚。”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楼上那对失独夫妇的悲苦遭遇

  

下一篇:两对父母,与一对被遗弃的双胞胎

  

本文标题:计划生育时代的送子观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53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