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迈过人生的国境线

迈过人生的国境线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姐姐念过书,她抗议,但却遭到惨痛家暴,被男人打得浑身是伤,最后甚至关到地窖里,像狗一样喂养,让她不见天日。

文/陆俊文 | 授权发布

在我开始写作和中越有关题材的小说时,距离我第一次听到有关那里的故事已经十年了。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有个姐姐从凭祥过来,去过越南的人都知道,那有一条漫长的边境线,跨过友谊关或是浦寨口岸即可抵达越境。她长得瘦黑而矮小,说话也夹杂一口奇怪的腔调。她们村子和对岸越南的村子共饮一江水,国境线就从这江的中间划开。那时候我父亲不在家,于是这个姐姐就和我母亲同睡一屋,我母亲没去过那,她就怂恿姐姐整夜说起那里的奇闻,我有时也加入,听至凌晨仍精神十足,因为实在太引人入胜了——时而捧腹大笑时而又毛骨悚然。

多是些因果报应的怪力乱神,亦有令人惋惜的人事惨剧,这些于我而言构成了对越南的最初印象,更卑微地贴着生活,更世俗也更落魄。

十五岁独自往越南去,在边境线停留数日,记得最清楚的是香水、卷烟和越南女人。她们和我姐姐长着几乎一样的面孔,皮肤黝黑,轮廓分明,高额头和突颧骨躲在一顶三角笠帽里,她们能说一两句中文,为了生计蹲在路边或是在江里来回划动载货的小船,口袋里的边境出入的通行证时不时露出小角。那时候天太热,我在最繁华的那条街走,在一个热闹的台阶坐下很久,那个越南老板请我喝啤酒消暑。他们的啤酒盛在一个大木桶里,用水管连通玻璃杯,颜色很淡,看得出兑了很多水。程序并不怎么卫生,漫天的灰尘秽物时不时掉落进去。我本想推脱,可他的笑容让我不好拒绝,我便接过饮下了。说不上好喝,但的确适合降温。

接近傍晚的时候收摊的越贩都纷纷过来点一大杯啤酒,他们喝得很满足,好像这是个习惯,在夜幕降临前告别白日劳作的辛苦。而越南女人则显得缄默寡言,在那时我看来她们是比男人要勤快些也更节省些的,她们更卖力也让人觉得更好亲近。这种感觉直到多年后我在台湾穿梭在小镇上,吃越南女人开的米粉店时也不曾改变。

听长辈说九十年代就有很多越南女人努力学汉语嫁去台湾,后来逐渐蔓延到了广西,我们家就有远亲嫁到台湾去了,可哪里是嫁给什么有钱的商人,简直和被拐入山林里别无二致的。在台湾落后的乡下,常常能看到越南女人开的米粉店,有时是逼仄的深巷,有时是在街头挑起扁担摆一个小摊。

我在鹿港看到的那家,就是一间残破得连墙壁也没有抹石灰的平房开设的小店,我喜欢吃味道酸酸的越南春卷,以及很韧性十足的炒河粉,那个越南女人听说我是广西南宁过来的,有又开心又害羞。吃到一半发现,她男人在屋里和人打牌,什么也不做,还时不时使唤她,她忙得不可开交。等闲下来了,我问她平时回不回越南,她小声说,回去得花钱,单路费就不少,但她偷偷瞒着男人给家里寄钱,虽然也不多,但至少不让娘家人觉得自己过得落魄。

我知道像她这样的很多越南女人,即使嫁到台湾来日子过得并不如意,也要在娘家那里表现出自己生活幸福,这无关面子,有时候只是为了欺骗自己所做的选择没错。

的确啊,越南男人的大男子主义是出的名的,相比在越南受苦,或许嫁出来能做点小本生意,安居度日,也就知足了。

多年后我再见到姐姐的时候她已年近三十,颧骨浮凸,眼珠凹陷,整个人憔悴不堪,比从前更加的消瘦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是逃出来的,直到后来她又消失得杳无音信,我才从母亲口中听说。

姐姐嫁给了一个退役的军人,以为在部队里呆过身上至少没那么其他同乡男人的痼疾,却在婚后才开始原形毕露。她逼迫姐姐出去挣钱养家,自己则一事不干,甚至还抢来姐姐的钱又讨了一个小老婆,这种明目张胆的事情在那里已然见怪不怪。姐姐很久以前就曾说过,越南女人惨啊,男人风流又野蛮,边境上也都是这种风俗,本来就挨着,连习惯也一并因袭了过来。姐姐念过书,她抗议,但却遭到惨痛家暴,被男人打得浑身是伤,最后甚至关到地窖里,像狗一样喂养,让她不见天日。

她向自己的姑姑诉苦,姑姑是教师,姑父甚至是当地警察,但也无能为力,夫为妻纲,在那里,女人在男人面前是没有任何地位和反抗权利的。姐姐忍气吞声,直到三年后,才逃了出来,到南宁,来我们家,向我母亲求助。

这些用言语复述出来已然平淡的故事,在姐姐心里却是万千道的疤痕。她甚至再看到我的时候若无其事地给我带来越南饼干和咖啡,她佯装微笑,害怕说出来这些事情,或是不忍重提,或是认定了抱怨也无济于事。

从前我听母亲说起,在广西那些偏僻的乡下,甚至规定男人们在家喝酒吃饭,女人是不允许上餐桌的,有违背的,则当着众人面,挥手就打。这些骇人听闻的习俗果真存在吗?我过去是不相信的,直到看到我姐姐活生生的例子,我才不得不接受这些真相。因此我开始关注那里的故事,那些已经被习以为常的暴力事件,那些面目可憎虐待妻儿的禽兽男人们。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林太太的婚姻

  

下一篇:意难平——苏青的军官情人去台湾后做了什么

  

本文标题:迈过人生的国境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53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