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爱误人:一个低到云泥里女孩

爱误人:一个低到云泥里女孩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再稍后,父母还是分开了,母亲很快带她去了另外一个家庭。“这是我的侄女。”母亲这么介绍慧。

作者:单单 | 授权发布

心理学家荷妮在《自我的挣扎》中提到,童年受过创伤的人,性格会走向两种类型,一种是反社会型,愤世嫉俗,另一种是亲社会型,费尽心机地贬低自己来讨好别人。

以上文字如果有出入,可别怪我,毕竟这本书是多年前阅读的了。下面开始讲故事。

城市的暮色已经升起,远远近近迷失于一团薄雾,正如慧失神的眼眸。

透过窗户,她可以看到外面这个7月冰冷的城市花园,没有一丝暑气,放眼望去,尽是高高低低的树木,苍翠新绿都混于一色。她的电脑屏幕开着,有些明暗的光影闪动,映照她憔悴的脸色,嘴唇过于用力地抿着,似乎要咬碎什么。

这不是白天的她。白天的她巧笑嫣然,在办公室内是人人的开心果和知心朋友,虽然她付出了千般努力,但是简单的一句话语就会让她内心犹如油浇火烧:“慧是伪善的老好人吧,总觉得她虽然好,但是和她在一起,让人感觉不舒服。”

电话响起,是妈妈的来电吧?那闪烁的数字令慧心惊肉跳,她要深吸一口气才能接起电话,然后放在离开自己耳朵一尺的地方,这个距离已经足以听清电话那头带着怒火的每一个字眼:

“你失踪了吗?这几天电话也不来一个?搬出去就知道自己的家了?娘家呢?看来我们都白养你了!”

你们是白养我了。慧在内心里补充道,这些曾经让她心如刀绞的指责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威力,饶是如此,这些话语仍旧让慧内心感觉到沉重而痛楚,她一边为自己的不孝而内疚,一边却有着逃避这类问候时候的释然。

如果有茧,有时候慧只想把自己深深藏进去,可以不受到任何外来的伤害。她感觉自己是一个没有躯壳保护的蚌壳精,即使白天她为别人笑,为别人办事,她总是感觉到一种茫然。前一刻为了别人的一句夸奖,她可以感觉身在天堂,后面因为别人的一句批评,她就会身在地狱。

回到很早很早以前,当慧还是一个小蚌壳精的时候,她看着家庭中的大人在一起争吵打架,大人的拳头在她的头顶呼啸生风,她却拥紧了自己唯一的娃娃,然后鼓起小胸膛里所有的勇气喊:”别吵了,我一定别让你们生气,求求你们和好吧,别吵了!”

回答她的是远去急促的脚步声,还有跪地痛哭的妈妈。慧一遍遍为怀中的娃娃擦拭眼泪,在一边不语。在这个女人似乎哭累的时候,慧小心地递过毛巾,但是妈妈却甩下毛巾,叫道:“走走走,你们都不想看到我,滚出去好了,就让我离开这个家,看谁给你们当牛做马。全部都走。”

慧拉住了妈妈,她知道自己不能失去母亲,于是就像以前每一次一样,母亲回头抱住慧哭泣,然后对她耳边一遍遍说:“说你不会背叛妈妈,你不会惹妈妈生气。”

妈妈的生气是我造成的?父母的矛盾原因是我吗?慧有些糊涂地想着,一遍遍祈求父母能重归于好,并且向上天发誓:我一定做个让父母快乐的小孩,我将努力让他们不伤心,我会分享我的一切秘密,只要让他们能够快乐。

在无数个夜晚,慧会半夜惊起,踮起脚尖走到父母的卧室门口,倾听里面的呼吸:犹如暴风雷鸣的是爸爸的呼噜声,那绵长细弱的是妈妈的声音,不时夹杂着咳嗽。还好,父母都在,没有人离开,略为安心的慧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前路艰险,我们要在一起

  

下一篇:湖北姑娘的爱情:再爱钱也还是嫁了个穷人

  

本文标题:爱误人:一个低到云泥里女孩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50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