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只是怕黑而已

我只是怕黑而已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孙硕的门也开着,他浑身湿淋淋地站在门口冲她笑,孙妍心头一热,冲过去就拥抱了他。

作者:向暖 | 授权发布

1

1999年的时候,孙妍在乡下的一个邮电局工作。

这是本市最偏远的一个乡镇,离市中心有二十几公里。其实毕业的时候孙妍有机会留在城里,可是夏天的时候她曾经路过这个邮电局,看到周围有大片大片的麦田,风吹麦浪,空气里是清新的风的味道,麦地的旁边还有一小片油菜花,引得蜂蝶飞舞,更让她心生向往。于是,她主动要求分到大家都不愿意来的这个地方。

孙妍真正来到这里才发现现实和想像是有距离的。庄稼地除了带来美感,更带来无边的荒凉。她分来这里的时候已是秋天,大片的玉米地遮天蔽日,田地间是窄窄的小道,走好久都见不到什么行人,心里总觉得惶惶然的。到了晚上风吹玉米地发出呜呜的声音,更让人听了心里发毛。

这里的交通极为不便,坐个公交车要走到几公里以外才能找到车站。家里给孙妍买了一辆小摩托车,可是就这样她也不可能天天回家,因为太远了,路又太不好走。

邮电局后面有几间小平房,算是职工宿舍,但是住的人很少,成家的人在镇上都有房子,几个未婚的家多是本镇。小平房阴冷潮湿,房前的杂草里有虫子蜈蚣,常常爬到屋子里来。风大的时候,小平房的木门和旧玻璃窗被刮得呜呜作响,让人顿生寒意和恐惧。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一排小平房里还住着另外一个人,是早一年分配到这里的一个男同事,叫孙硕。孙妍被风和虫子吓坏的时候就默默地安慰自己,“别怕,别怕,隔壁有人。”

孙妍在这里待了几天就后悔了,可是关系都已经转过来了,她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她跟孙硕抱怨过,孙硕只是笑笑说:“妹妹,既来之则安之吧。”

2

孙硕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一米八的大高个,性情却像个孩子。他是外区县的,家离这里比孙妍还要远,住在这个偏僻的乡镇上,他却整天乐呵呵的。他爱开玩笑,因为跟孙妍同姓,就笑呵呵地说“天下同姓是一家”,一直喊孙妍“妹妹”。孙妍眼里荒僻落后的乡镇,在他眼里人杰地灵。他跟这里各个年龄段的人都能玩到一块儿,包子铺的店主、小卖部的老板娘、卖猪头肉的大哥、看门的大爷、附近住户的孩子,都跟他熟络得很。孙妍有一次跟着他去赶集,一路上不断的有人跟他打招呼,孙妍就问他:“你怎么跟大家混得这么熟?”孙硕笑了笑,“熟人多了住在这里更开心呀。”

孙硕生活能力比孙妍强很多。他把宿舍旁边一间闲置的屋子收拾出来当厨房,里面液化气炉子、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他做好了饭常请孙妍去吃,因为总吃外面的饭不方便也不卫生,孙妍后来干脆跟他搭伙一起做饭了。不过孙妍厨艺不好,饭基本上还是孙硕来做。他做饭的时候总是哼着小调,似乎将他的欢喜也做进菜里去,他做的菜,哪怕是最家常的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炝锅面,孙妍吃起来也都觉得格外香。

孙硕常有一些小办法丰富他们的餐桌。他去附近的小河里钓了鱼,煮了鱼汤两个人一起享用。他去农田里捉蚂蚱,去树林里找蝉的幼虫,回来煮了晒干后炸来吃。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用铁焊的烤炉,把老乡送他的玉米和地瓜架在炉子上烤了吃。那些鱼汤的鲜味、那炸蚂蚱和金蝉的酥香,那烤玉米烤地瓜的甜香,孙妍后来一直心心念念地惦记着。

孙硕很会玩儿,娱乐方式充满童真。他带着孙妍去野地里抓蝈蝈,自己编个小笼子,把蝈蝈放进去养着,每天催着孙妍摘丝瓜花和南瓜花喂它。他把他们吃剩的肉骨头和鱼骨头留着,给村里的野狗和流浪猫吃。他用老乡给他的胡萝卜刻章玩儿,小篆和隶书都别致。他会在孙妍站在油菜花田里的时候,用傻瓜相机抓拍她傻傻的动作。他喜欢吹葫芦丝,曲子吹得出神入化,他和孙妍一个吹一个唱,表演的节目曾经在区里获过奖。孙妍常笑孙硕像长不大的孩子,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和孙硕在一起,寂寞的乡村生活变得有趣了很多,日子不再那么难熬和漫长。

3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今日觅得良人,谢你当年不娶之恩

  

下一篇:病榻上的财产争执

  

本文标题:我只是怕黑而已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50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