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有幸相遇,何必多求

有幸相遇,何必多求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五年之后,我们走到了尽头。漫长的半年里,许多征兆已经出现,只不过在最后一刻到来之前,我还是垂死挣扎。

作者:虫二雪|授权发布

那年西安的雪很大,朋友组织去K歌,赶到KTV的时候天气还很正常。喝完一箱啤酒,凌晨两点的时候一个人走出来来到大马路上,才发现漫天大雪,昏黄的路灯下,早已积起了可以盖住鞋子的雪层。

怎么形容那一刻的感觉呢,我以为身边应该有一个女孩子的,我们互相看着微笑,什么也不说。兴许是下雪的天气,应该会有爱情发生,正好一个女孩子走出门,我微笑着看了她一眼,她脸红着羞涩地微笑。她并不十分美丽,然而我脑子里突然突然闪现出一句话“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一位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恰如彼时彼刻的心绪,于是就此相恋,一去五年。

后来我写了很多故事,有关于别人的,有关于自己的,其实都是自己人生经历了一些片段的累积和拆散混编。但唯独很少写离别,因为那种体验实在煎熬,令人不想回忆。

五年之后,我们走到了尽头。漫长的半年里,许多征兆已经出现,只不过在最后一刻到来之前,我还是垂死挣扎。很多时候,有些朋友问,分手那一刻你是什么样的感受?

其实,分手哪有什么一刻,分手是持续的事情,是断断续续已经在发生的事情,很多的分手都没有那个一刻,不会有告知书,不会有约见面谈,而是就此打住,无影无踪。

我的女友,在那个冬季突然买了机票,换了号码,远走他乡,连一声告别都没有。我到她工作的地方去询问,才知道,原来半月之前她已经离开,连离职手续都未曾办理。而我记得,不久之前的深夜,我跨越半个城市到她居住的地方给她电话,她并不愿意下楼见我,而是说自己在网吧上网。我寻找了她家附近所有的网吧,在一片烟雾缭绕颓废的面孔中意图找到那个数年间日夜相伴的人,然而却没有,我打电话给她一起居住的女友,然而对方告知:她并不在家。

那个夜晚我在繁华的都市大马路上坐了一夜,看着百乐门口出出进进的人们,看着路边上小便的司机们,看着裹着破破烂烂毯子的流浪汉们……清晨回了自己的家,重病一场,然后再去她公司,最终得知这个人已经离开了半个月。

就像是有人生生从身体里拿出来一部分,空空地疼,我的合作伙伴开着车接我回去,问我你还好吧。我笑着说,还好,以后可以更痛快地卖命了。然后我下了车,买了酒,一个人在城市里晃荡,一边走一边喝,路过商店就继续买酒,奇怪的是,竟然也不醉。

什么原因呢?我想不通。是因为忙于创业的我,忽视了她吗?是因为没有了收入,她看不到前景吗?我想了很多,想了很久。直到后来我快三十岁,才明白,太多人以为爱情是无所不能的,以为爱情是披荆斩棘的名剑宝刀,是焚天灭地的火苗,是平凡生活创造英雄梦想的依靠,其实我们都错了啊。

那是太脆弱的东西,它并不能拯救天各一方的恋人,也不能使我们五年如一日那般坚定,当爱情消失了,别问缘由,因为就是不爱了。所以,现在有人说:我分手了。我说:哦。她说我不明白,我想不通。我说那就别想了。能想通的早就不是爱情了,想不通的就只有长久困惑。

失业、失恋、破产、身无分文,在那一个多月,我就这样借居在租给我们创业的办公室里,每天清晨打开电脑,单曲循环《当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听到泪流满面,趴在桌子上什么也看不清。当我回头看自己的时候,每每嘲笑自己:失恋这么有逼格的事情,你好歹整个外国乐队的曲子听听啊,听郑源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疯狂地找书看,不能让自己有思考的余地,只要有一刻可以思考,就满脑子的那个人,以及为什么?我在本子上写为什么,写完就撕,写完就撕,我以前总想为什么人体的神经中枢明明是大脑,偏偏会有心疼这个说法呢?那些日子我明白了,真的是心疼,生生地疼,疼到夜晚从沙发上爬起捶脑袋。

这样的日子过了近一个月。冬景愈深,一个朋友来看我,正好带了一本书,《明朝那些事儿》其中的一册。我花了一个上午在昏暗的房间里对着电脑光一直看到王阳明离世的时候留下的八字遗言:“此生光明,夫复何求!”突然腾地站起身来,走出门,炫目的光线一下子出现在眼前:呵,又是漫天飘雪啊!

指甲般大小的雪花钻进我的脖子里,放眼整个世界已经变成白色的,雪地里残留的几块夜色下黑色的草皮,更让我意识到不久之前的世界。就是这样,仅仅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如同新生一样的感觉。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人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下一篇:习惯了丈夫照顾的她,在他重病后她忽然明白他的爱

  

本文标题:有幸相遇,何必多求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9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