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条迷影狗的自拍

一条迷影狗的自拍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的爷爷再也不读莎士比亚、托尔斯泰与黑格尔了。他大概是把他的灵魂转接到我身上来了……

作者:宇宙少女柴斯卡|授权发布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毕竟是海淀图书城土生土长的女儿。

很久很久以前,图书大厦堂而皇之地发售现象级盗版“芝麻开门”,该厂出品的《犬夜叉》内尚保留着字幕组的免责声明。卖打口碟的小哥在空气污浊的楼道里开设吉他培训,参考书是李宏杰的《摇滚圣经》。

卖DVD的吴先生将所有交易记录写在破烂的练习本上,记到上面画满了正字。有时候他爸也帮他卖:“侯孝贤,你是看不懂的。可以先看看黑泽明。”有一天他问我:“你是不是学这个专业的?”我说我还上初中。他说:“那我劝你不要学这个专业。”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就是学这个专业的。”

因此,纵使如今图书城早已被创业咖啡馆占领,但曾几何时,这里挤满了中二,生理上的中二和精神上的中二。中二是一种代际遗传的绝症,所以我有一个当大学老师的爷爷,满口东周列国与美俄关系,除了看书他什么都不care。从我六岁起,他就不断地把各种他喜欢的书塞给我,第一本是西德尼·谢尔顿的《假若明天来临》。

这书只用了三章就把我mindfuck得灵魂出窍:女主人公蒙冤入狱,第一天即被三个膀大腰圆的光头女室友轮奸。不等读到失意性变态警探溜进女嫌疑人的房间嗅其内裤,我的童年便画上了句号,一到周末就得来两张DVD。每逢电影中演到羞羞的事情,爷爷便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的身后;待到诸角色提上裤子,他便悄无声息地离开,红亮伟光正,润物细无声。

不良嗜好果然烧坏了我的脑子。我整天幻想在禁酒年代身着考究的长风衣,于月黑风高之夜将一整个酒吧扫射完毕,然后跳上及时抵达的凯迪拉克扬长而去;抑或伴着《浪客剑心追忆篇》的配乐,于枪林弹雨中杀出一条血路,只为扑通一声跪倒在恩师的坟头。我在暴恐作文里详细描写外星猴子如何肝脑涂地。我不停地想暴恐一下又不会死。于是我不停地闯祸。这些事情绝大部分爷爷都不知道,知道的那一点点他也不觉得算是事。直到他看到我写错别字:停车做爱枫林晚。

我觉得这不是个事;何况我确实是不小心写错的。后来我就发现我的暴恐王小波里夹了一张从报纸上裁下来的小方块,标题上用老年人酷爱用的老式红色铅笔画了重重的下划线:《早恋不可取》。“你要被好莱坞毁灭了。”他严肃地说,“你不能让这些东西影响你的学习。”

但身为一个因天赋低下而必须拼命努力的小孩,我念书念得苦大仇深,所以周末的电影时间必须雷打不动,原理类似于憋气很久的鲸鱼,再不喷水就要死了。我一点一滴地设计blog的模板,在边沿把我最喜欢的十部影片一一排名,打分细化到小数点后两位,倘若做物理题时我虎躯一震感到排名有变动,便会跳进后台大修大改。

我来到了豆瓣。我去建Elliot Smith的小组,给标记了他唱片的人发邀请,收到豆邮:组长你拼错了,应该是Elliott,俩t……我去建Brain Jones的小组,就他的音乐贡献与其他人展开激辩,激辩结果是组长你拼错了,应该是Brian……当我为我错过了Ennio Morricone在人民大会堂的音乐会痛哭流涕时,有个神秘人来安慰我:莫伤心,以后他可能会为你的电影做配乐!十分钟后我点开神秘人的页面,发现TA因为发表不符合社区规范的言论被豆娘注销了……

我以贩养吸;应该是家族遗传的关系,我对“经济独立”有种近乎病态的执着。我卖我从广播节目里录下来的磁带,节目是汪峰客串主持的,他放各种六七十年代的老摇滚。

我把各种我不要的碟子拿到学校去卖,大家表示:Good Charlotte,牛逼!当然最牛逼的是Within Temptation,简直他妈的天籁!纷纷要求我进一点黄片(哪怕我至今没看过真正的日式黄片)。我熬夜熬得多数课间都得用来补觉,大家开始赌谁能叫醒我——于是喊:“城管来了!”

我搞创作。九岁那年我在作文导报上发表了一首诗,十九岁那年我爸告诉我能发表是因为托关系了;我写西索X伊耳谜的悲情虐文,结果我的朋友宋同学只看了第一页就笑得直不起腰。

我拍片子。我想来个伯格曼式的开场,费里尼式的推进,赫尔佐格式的沉默,结构要比昆汀更昆汀,结果无人能辨识这些高端手法。我终于不幻想自己是杀手了——我因听说科波拉24岁创作《巴顿将军》而气得发疯。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妈妈的美国

  

下一篇:只要永不妥协,生活依然美好

  

本文标题:一条迷影狗的自拍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8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