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人生如戏,努力只为自己观赏

人生如戏,努力只为自己观赏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人生确实如戏,我们如此努力,只是不希望活成一部烂片而已。

作者:宇宙少女柴斯卡|授权发布

近来在某本书中又读到了那个著名的故事:斯巴达军队素来以钢铁般的意志闻名,某次一个小战士想在列队时偷偷藏住怀中的狐狸,待到他倒下时心脏已经被狐狸掏了出去。遂想到自己中学时曾以此为灵感编过一个名为《戒瘾师》的小说,体裁类似于热血少年漫,主角是一群隐藏在人类历史深处的特殊能力者,可用黑魔法灭绝他人的欲望。

现在想来,它一方面可以往人与机器人合体这类时髦话题上靠,另一方面其实颇有几分文学感:既然瘾分明是快乐、戒必定会痛苦,我们又为什么要去戒瘾?

斯巴达人在食堂吃大锅饭,从不用货币更无所谓艺术,任凭人生轨迹于杀人和造人间循环往复,只因他们的瘾全部灌注于“为国争光”。

于处境未达如此极端的人们而言,瘾意味着极其纯粹的刻骨迷恋与热烈奔腾的肾上腺素,是人生意义非常具体的呈现与回忆中最为甜蜜的瞬间,驱使着你为了下一次高潮体验而努力向前——我听说过一个学霸,每年能读一亿字网络小说,不想高三那年戒了网后成绩反而直线下降,非得每轮周考前把小说刷个天昏地暗才能重振雄风。

没有瘾的人生没有high,因而也没有趣。有一种大学生常年躺在宿舍里吃零食,思考的极限止步于问别人“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喜欢这些有什么用”。无瘾无欲亦无求当然是很轻松,但论快感这远远不如蹲在街头下象棋的孤独老头,甚至不如以为教材上全是真话的小干部,仿佛临终前的心电图。

无所谓快感的基础教育体系批量制造着未老先衰的死魂灵:无孔不入的集中营式管理兼且不做任何无用之事,一直管到人成了年也不知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活着,更无从体验沉浸于心爱之事的迷乱与癫狂。

也有些人努力找到了能让自己全情投入的世界,他们成了“瘾君子”,令正义的正常人们闻之色变。

Louis Theroux在纪录片里拍过一个老太太,丧偶七年来一天不落地上拉斯维加斯赌钱,纵使在弱智老虎机上输掉了四百万美元,仍能面不改色地对着镜头高谈阔论:“我从不对任何事情上瘾,我总是能控制自己。不过你为什么不玩了?你肯定会回来坐下的,我知道你会的。”

网瘾少年们不吃不喝不睡,因为能在学校里真正high的永远只是尖子生和酷小孩,但游戏是乌托邦,总有一款游戏能让平庸如你我也登上世界之巅。

你是不是觉得他们很可怜?你似乎比他们幸福太多了,你毕竟是朝九晚六的车奴房奴,有台用来放发烧天碟的大音响和一台他妈的大电视,国家亲切地称你为“中产阶层”,即使你连你活着是在图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瘾并非一定要躲在阴冷潮湿的角落里,衣冠楚楚的名流们能将上瘾演绎得富丽堂皇。他们吸汽油、指甲油、强力胶,Marvin Gaye因无法停止偷窥而不停地看心理医生,国际汽联主席扮成纳粹军官同时性虐五位妓女。《幽游白书》的最后两卷画得多么清楚:穷奢极欲的那批人早就开始吃妖精了,面貌卑劣得足以被收入《丑的历史》。民间对这个层次的议论往往是,上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学良烟酒黄赌毒样样沾,最后活了一百零几……

我逐渐开始怀疑,恶性与否的关键并不在于是否上瘾;毕竟真论起来,你从你那一潭死水的生活中收获的快感肯定不比他们更多。

纪录片里的老太太,所拥有的只有老虎机;没有老虎机,她会去跳广场舞,甚至早就自杀了。老虎机是她存在的形式:她并非因老虎机的存在而上瘾,而是因本身就需要“瘾”去填补空虚才会热恋老虎机。

若说老虎机有什么问题,那就是它让她的生活单调到只剩下戳按钮,如同在社交网站上刷提醒的小清新——她若赌遍拉斯维加斯,就是赌侠马华力。研究表明,真的去创业了的那批大神在心理机制上与赌鬼无异。《大西洋帝国》用了整整三季去写禁酒年代犹太大亨Arnold Rothstein不露声色的狂放豪赌,赌到第四季他却站在楼梯旁悲哀地叹息:要是那个九岁的小男孩初试赌博时满盘皆输就好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不去想,我们会不会有未来

  

下一篇:因为爸妈只有你

  

本文标题:人生如戏,努力只为自己观赏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