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涉水

涉水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今天是他当死的日子。

文/井上三尺|授权发布

咸的。

费长房舔了舔干涩唇上硬结的死皮,天空中有轮鸭蛋黄般的红日,或是升起,或是将要沉落。他在岸边等舟船的间隙百无聊赖。这般样子的清晨或傍晚他已见过无数次,只今天稍微有些特别。

今天是他当死的日子。

他想:死的味道,是咸的。

长房先生的老师是市井中卖狗皮膏药大力丸的糟老头儿,收市后住在破瓦壶内。大家爱管他叫做“壶公”。老头儿传他仙术,教他如何缩地,如何驱使社公,如何鞭笃不听话的淘气鬼。末后,两人临别分手时赠了他一样礼物。

他用手指在沙地上书下一个日期,这天日落前你会死。长房先生听罢,由不得心烦意乱起来,想要起身又不得起身,小腿肚子阵阵发麻。壶公将碗内浊酒一饮而尽,手指握住杖头,于顶端贴了一张朱砂画的黄纸符箓。符在汝命即在,符亡汝命即不存。

那会儿他还年轻,较为乐观,不曾想过后来的事。后来他渐渐变得有名气了,就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运命这个东西无定无常,作为一个人,定有与之抗衡的法子。

再后来他接到皇帝的诏令,以客气但不容拒绝的言辞请他去汝河驱除瘟魔。据说那地界如今已死到快要不剩什么人啦。他坐了许久的车,到达葛水水畔,看到今天太阳格外红艳,猛忆起老头儿的话来。

假如这是他在人世所见最后一次日落,那么值得将这副画面好好记住,长房先生迟钝地转着念头。水面昏昏的,是沉暗的玛瑙蓝。金乌正以十倍速度坠向地平线。

腥风里有水的潮气,涩而且咸。

“老师!船来了!船来了!”

桓景叫嚷着跑上来,犹恐老师怪责自己办事拖拉,结结巴巴解释说:“瘟疫闹得太凶,官府怕染病的人四处乱走,所以封闭河道,禁止水上船只往来。我同舟子磨了半日嘴皮,才雇到一艘小船。”

他虽这么分解,却没胆量去瞧长房先生的表情。年轻人虎背熊腰,有只汤圆似的脑袋,透着和气,说话间则有股子伶俐劲儿,最绝的是能打各省乡谈。费长房摇摇头,扶住后腰咬牙切齿立起身子。桓景很是乖觉,忙替他扛行李,唯独那支贴了符箓的竹杖,他仍不叫人碰,固执地抓在手中。

长房先生年已知天命,可那舟子岁数仿佛比他还老,瞧这条船的残破程度,怕不比两人的年岁更老。桓景将先生安置妥当,就开始一如既往卖弄他那手“能打各省乡谈”的交际手腕。长房先生困意上来,打了个艰难的呵欠,他一动也懒怠动,活像只刚刚吃饱的绿毛海龟。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地缚

  

下一篇:妹妹

  

本文标题:涉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4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