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有些爱,无法手持玫瑰

有些爱,无法手持玫瑰

作者:读点儿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次他独自一人来,却点了两杯咖啡,邵莹端过去的时候,他笑了笑,请她坐下。

作者:陆小寒 | 授权发布

1

2012年的邵莹20岁,心里轰轰烈烈地暗恋一个人。读张枣的诗: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

后来那几年,梅花真的落了下来,一颗心也在生活中磨砺出薄薄的茧。想起那一年的心动,觉出了时间的好。轰轰烈烈,暗恋一个人。

他叫季雨,是南京大学商学院的毕业生,实习回来后,大部分午后都在雕刻时光修改毕业论文。每次都点一杯美式,半糖,两个奶包。邵莹隔半个小时过去帮他加一次柠檬水,他有时看她一眼,说谢谢。

邵莹也是南大的学生,大二,在那家咖啡馆兼职,软磨硬泡让咖啡师教她做美式。之后每一次季雨来时,她都闪进吧台,做一杯微苦的美式,不动声色地端给他。

二十多的岁的女孩,心里本来藏不住心事。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安静沉着地喜欢一个人,不去打听,不去追逐,只是恪守这一块天地,等着他来。又不惊扰他,只是惊着自己的天与地。

在他喝了她做的第37杯咖啡的时候,他们有了短暂的交谈。那次他独自一人来,却点了两杯咖啡,邵莹端过去的时候,他笑了笑,请她坐下。“这是请你喝的。我明天就毕业了,以后大概也喝不到你的咖啡了。”

她第一次鼓起勇气和他对视,很快移开眼睛,“我和你念同一个专业,毕业的时候想跟你请教论文。”

季雨欣然应允,交换了联系方式,没过多久他就走了,说是晚上还要参加班级聚会。“那再见,小学妹,以后联系。”他挥了挥手,手插回口袋,又耸了耸肩,好像有了些伤感的意味。

走回学校有一条必经的路叫金银街,两旁梧桐遮天,那天下起了细细的雨,夜色幽微,像李宗盛的歌,“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都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2

九月还有一些微微的苦,十月啊,该更圆满一些。邵莹这么想着的时候,在一家叫烧鸟的小居酒屋里等许毅。那真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店面,只能容下5个人就餐,开在新区这片日本人居住的小区,她平时等许毅加班的时候,就一个人来这里喝一小盅清酒,佐以几片三文鱼。

桂花的香气还有一些涩,糖炒栗子也没有到最甘甜的时候,却是在这样的季节想起他们的初遇。也是在这个居酒屋,突然停电,黑暗中他慌忙摸到她的脸,带着屋外的寒意,冷而滑腻,像直直倒进喉咙暖腹的酒。店主人点燃了蜡烛,他们都平静了下来,就着幽暗的烛光,一起吃完了豚骨拉面。

许毅这样的男生是你能预想的那种平稳生活,不会有太大的惊喜,吃穿用度,就只是生活。初毕业的邵莹为这样的安稳心动过,所以在那年元宵节,两人共吃一碗汤圆的时候,许毅表白了,她就点头答应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喜欢恶作剧的老婆

  

下一篇:当鸡蛋遇到棉花

  

本文标题:有些爱,无法手持玫瑰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3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