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十二月一日凶杀案

十二月一日凶杀案

作者:张广顺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接到命案着实让我有些慌乱,因为案发地点是在拆迁区的废墟里,凶杀又做了后期处理,线索很难找到。

这世间所有悲伤故事的开始,都是一场辜负。

我们都已经忘了爱和自己本来的样子。

王飞:我是在十二月一日早晨发现那具尸体的,大约也就七八点钟的样子吧,我那时内急,找不到厕所,就跑去拆迁区,一片废墟,脚下一滑,那具尸体就漏出来了,吓个半死,一眼都没敢多看,就报了警。

警员小吴:接到命令后,我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死者的尸体保存尚好,没有什么残缺,成年男性,死因应为被重击头部致死,初步确认为他杀。

警队刘队长:十二月的第一天就接到命案着实让我有些慌乱,因为案发地点是在拆迁区的废墟里,凶杀又做了后期处理,线索很难找到。我们只能从死者的家庭背景及社会背景下手。

警员小吴:我已经按照刘队的吩咐彻查了死者的背景,死者名叫韩宇,中年男子,有过两段婚史,两段婚史皆留下了一个孩子,前妻的孩子是个男孩,今年二十岁有余。韩宇与现任妻子的是个女孩,今年也刚好二十岁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从死者的前妻这一环节开始调查,情杀的可能性很大。

警队刘队长:小吴的分析很是合理,因为媒体的介入,这个事情在这个小城闹得沸沸扬扬,说来也蹊跷,还没等我们深入调查,就有人上门自首了,她说她是韩宇的前妻,名字叫高艳。

高艳:人是我害的,因为韩宇他辜负了我,这么些年的恩怨我终于找到机会了解了,你们逮捕我吧,我无话可说。

警队刘队长:这个案子更加蹊跷了,韩宇的前妻上门自首不无道理,她的确具有杀人的动机。可是从高艳的种种行为能够看出她没有说真话,她之所以这么着急将罪过揽到自己头上就是像包庇些什么,可惜啊,聪明反被聪明误,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她就是想要包庇自己儿子韩子文。

警员小吴:刘队长火速下达命令抓捕韩宇与前妻高艳的孩子韩子文。从高艳嘴里我们套出了不少线索,韩宇在市区有一所大面积的平房老院,现在那个地段已经被开放商重金开发,开放商给韩宇补偿拆迁款近一千万元。

警队刘队长:我们逮捕韩子文的时候,他一脸茫然,一副与此事毫不相干的神情,也丝毫看不出带有哪怕一丝的丧父之痛。

韩子文:母亲与父亲离婚二十年有余,因为父亲韩宇辜负母亲导致婚姻破裂,加之时过境迁,丧父之感确实微妙。但是我确实冤枉,父亲生前曾写下保证书,他若去世后,所有房产都归我所有,有一纸凭证为据,我何必如此着急犯下杀父大错。

警员小吴:韩子文处处狡辩,也算表演高手,冤枉之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尽管他出示了韩宇生前留下的保证凭据,但不可否认他不具备杀人的动机。就其母高艳顶罪自首一事就更加坚定韩子文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就是杀人凶手!

警队刘队长:小吴办案经验不足,这个事处处蹊跷尚不能盖棺定论,但是上面接连几天催促赶紧定案,此时又在年末,不可拖延。我们觉得就先定罪韩子文是杀人凶手,时下我一定尽我警察职责,暗自调查杀人真凶。

高艳:说来我也是糊涂,在报纸上看到这场命案,因为二十多年前韩宇的确辜负了我和孩子,罪不容诛,我的儿子韩子文一直记恨其父在心。当初看到韩宇被害的新闻后,又联想到儿子那晚一夜未归,怕儿子因情毁掉大好青春,我就跑到警察局自首想一了百了,自作聪明反而害了儿子。这样一来,那笔拆迁款的继承就顺理成章的滑落到韩宇与他现任妻子的女儿韩木木手中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二十一个烟疤

  

下一篇:我会试着不再爱你

  

本文标题:十二月一日凶杀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3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