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二十一个烟疤

二十一个烟疤

作者:张广顺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你一把将我搂到你的跟前,我背过身来,我用手轻轻抚摸着你在我后背上留下的伟大作品。

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件关于你的最完美的艺术品。

(一)

在身边的好友接二连三地坠入爱河,在少言的母亲隔三差五地打电话催我快点结婚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那么想你。

在一个个艰难入睡的深夜胸口隐隐作痛,在一个淋漓大雨下我麻木到想不起给自己支起一把伞的时候,我感觉我必须要去找你。

在一个再闲暇不过的周末,天朗气清阳光都多余得让我烦躁,我在淘宝上看到了有从北京飞青岛的特价机票,正好我缺少一个去找你的理由,这张特价机票也就成了我勉为其难的借口。

我潦草地收拾好背包,站在机场大厅看着匆匆的人群,一瞬间的恍惚让我迷乱,充满记忆的城市我终于要回到那里。

(二)

青岛的盛夏不如北京闷热,可一颗毒日依旧耀眼得让我恐慌,与这座城市分别已有时日,可每一个街角的温柔都依旧存在着,历历在目,一次又一次地刺痛着我的心。

我熟悉地找到你的住所,那里是这座繁华城市最肮脏的一面,这片杂乱的居民楼如高楼大厦下不起眼的正在蠕动的蛆。散作一团理不清的黑色电线,缠绕着格格不入的贫穷与落魄,就像缠绕着我这几年每一个死去活来的夜晚。

我这才想起来,来到你的城市还没跟你打声招呼就傻乎乎地跑到你家楼下,也不知道你在不在家。我掏出手机,老练地输入你的电话号码,这一串冰冷的数字映在我心里汇成了我指尖滑动的音律。

滴滴几声过后,你接起了电话,你的声音睡意朦胧,我能想象到你慵懒的身躯与散落满地的画纸。你似乎对我的到来不感惊讶,一如既往的漠然,连着嗯了几声后便了了挂断了电话,我却喜出望外地奔上楼去。

经久没人打扫的街道,堆积的尘土,掉落一地的墙皮,拐角处一个头发乱作一团的大婶坐在门前手里的蒲扇呼哧呼哧地扇着。

我站在你的门口,隔着一扇旧门我就能嗅到你的体味,我知道那不是芬香可就是有种魔力趋势着我靠近你,去贴近你滚烫的肌肤。我开始轻声扣打你的房门,连敲几声拼凑成一种类似期盼又类似哀嚎的旋律。

锈透了的铁锁开始在里面搅动,一秒钟被掰成十瓣,我紧张得要死,心止不住地乱跳。咔嚓一声,房门打开了,迎面扑来一阵颜料扭曲在一起的味道,你就这样的出现在我眼前,赤裸着上半身,浓密的胸毛上清晰可见的汗痕乖巧的顺着一个方向。你应该好久没打理头发和胡子了,一头长发湿漉漉的盘在头上,胡子肆意生长在它生长的角落,野草纵横。

我想一下子扑向你紧紧把你抱住,现在的你如此真实的你还是一成不变的让我着迷。可我刚刚做出向前扑的架势,你却像插着电般机械的将身子转了过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岁月你别催

  

下一篇:十二月一日凶杀案

  

本文标题:二十一个烟疤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3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