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艳

作者:张广顺 2016-01-30 1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就是那个8月8日,当脚印形状的礼花一步一步向前踩着的时候,一个急促的电话让我直接关掉了电源。

花开了。

太艳。

(一)

爷爷家一直种着一棵叫不上来名字的花。

我出生时正值那朵花的盛放时期,爷爷望着紫色的花瓣,便给我起了张艳这个名字。

我的父母都是再平庸不过的市民,对生活没有期望也没有忧患,越是这样的生活越让人有功夫干一些闲事。

他们的感情并不好,父亲在结婚伊始便有了离婚的念头,每一个心野的男人都受不了婚姻的压迫,可离婚只是念头却始终开不了口。而母亲早就察觉了他那双渴望自由奔跑逃脱的眼神,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动荡打破了缓慢的节奏。

母亲怀孕了。当然此时肚子里这颗棋子就是我。

父亲懵了,在还没玩够的年纪就被扣上父亲这个神圣的词语,这一切来得太快,让他措手不及。当得知这个消息时,他迫于双方父母亲人在场的压力,强挤出一脸扭曲的开心与幸福。

一对夫妻若有了孩子以后便不能再把那种难隐的感觉称为爱情了,是时候该改口唤它为亲情,此后父亲暂时打消了离婚的这个念头,这便是母亲所渴望的安慰与长久。

就这样,1996年春天正值花期之时,我降临于这个家庭。

我出生不久,爷爷家的那朵紫花就谢了,等待着它的下一个花期。

关于我的婴孩时期,简单的大脑无法储存太多的记忆,只记得我的哭声一次一次地压过父母的争吵声,再后来,我的哭声已经压不过争吵声了。

慢慢的,被骂声滋润的大脑开始有了清晰的记忆。

父亲总是很晚回家,甚至彻夜不归,每回一次家,母亲就用不停的谩骂与矫情堵死了他下一次回家的欲望。母亲多少次拿我当做威胁,多少次拿着剪刀直冲着我的眼睛,对他喊叫着,狠狠地甩下一句再鬼混的话就戳瞎你儿子的眼睛,而父亲根本不会理会,回家的他倒头就睡,根本不稀罕看母亲这幼稚的把戏。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给流氓一把吉他

  

下一篇:岁月你别催

  

本文标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42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